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作者:肖磊看市

最近比较忙,没有写东西,不过还是感谢大家催我,促使我不断的思考,不敢懈怠,这次主要跟大家聊聊关于中美竞争当中的科技问题,因为这是所有竞争的核心,也是一个看上去简单明了,其实极其复杂的问题。我会分为国防科技和市场商业科技来说,今天主要跟大家讨论一下国防科技。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做个解释,我本人不是科技工作者,所以我不是来跟大家讨论具体科技细节的,如有一些专业方面的纰漏,还请大家指出,其中的观点也仅供谈资使用。

我没有看过刘慈欣的《三体》,听说就是演绎不同等级文明的科幻故事,我最近也在想一个问题,假设地球上现在有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也就是文明的发展程度,已经到了随时可以把数亿人通过很短的时间内移民到外星球的程度,那么相对于这个国家,其他国家就变成了低等文明。

而你恰好生长在这个高等文明的国度,那我的问题是,你会在乎低等文明国家采用了什么社会制度,颁布了什么法律,制定了什么国家战略吗?肯定不会,这就好比人类根本就不会在乎老虎、狮子和大猩猩是如何划分地盘,如何弱肉强食,如何跟同类互动交流一样。

中美之间,乃至全球各主要经济体,之所以正处在较为激烈的竞争和博弈阶段,之所以大家还停留在意识形态、宗教信仰、价值观体系等领域,原因就在于,大家其实都处在同一个等级的文明状态下,谁也没比谁高级多少,而大家竞争和博弈的目的,也仅仅是获得同一个等级之下的些许优势而已。

这种区别是类似于1.01和1.02的区别,而不是1.0和2.0的区别。因此,在这种背景下,科技其实就成了最根本的博弈筹码和终极发展方向,因为只要科技的天平向某一方哪怕倾斜一点点,谁都能获得很大的竞争优势。

那科技对于人类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用简单粗暴的逻辑解释,就是谁掌握了更先进的科技,谁就拥有了更高效的生产工具,谁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安全感。

比如那些首先学会了使用石器和弓箭的人类,就比不会制造和使用这类工具的人类更容易活下来,而生存本身是人类一切文明的基础。再比如说,当一个小孩拿着上了膛的手枪对着你的时候,就算你是一个散打冠军,你也得举起双手,这就是现实科技的力量。

在工业革命爆发以前,人类在几千年里所创造的生产总值,还没有工业革命爆发之后一百多年里创造出来的多,这也是科技的力量。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如果从战争和武器这个人类终极博弈领域来看科技的分量,可能会更直接一些。比如机枪的发明,就完全改变了战争态势,整个19世纪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几挺机枪击败数千骑兵的案例举不胜举,到1916年的索姆河战役,当数十万的英法联军冲向德军阵地的时候,遭到了技术改良后的马克沁机枪的扫射,仅一天就造成英法联军6万人伤亡。

再比如 1945年8月6日美军向广岛市内投下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铀弹(原子弹)在距地面580米的空中爆炸,造成广岛市24.5万人中的20万人死伤,整个城市化为废墟。

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美苏冷战期间(1961年10月30日),苏联试爆了一颗超级氢弹叫“大伊万”,它的威力有多大呢?由于威力过大,找不到试爆的地方,苏联不得不将其当量减半,但尽管减半,它的威力仍然是美国投掷于广岛的“小男孩”原子弹的3864倍。

大伊万爆炸所产生的火球半径达4600米,1000公里外的地方都能看见,爆炸产生的蘑菇云宽度长达40公里,高度为64公里,超过了七个珠穆朗玛峰的高度。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知道大伊万爆炸之后美国啥反应吗?很多美国电影里出现的“末日地堡”,就是苏联爆炸大伊万之后美国人开始修建的。当时美国政府和军方下令在全国各地开始修建大量的地下核掩体,如今非常知名的美国夏延山军事基地,就是当时修建的北美防空联合司令的地下防空洞穴。

现在的宾夕法尼亚州戴维军营附近的乌鸦岩地堡,就是当时为了转移“五角大楼”指挥体系而修建的,可供3000人居住,并储备有大量的补给物资,被称为“地下五角大楼”。如今弗吉尼亚州库尔佩珀小马山广场地下核掩体,是当时美联储秘密储存美元现金的地方,计划世界末日来临时用它来补充货币供应。

军事科技的发展,并没有停留在核弹这个战略级别,今年的1月3日,当伊朗军事领袖卡西姆·苏莱曼尼在巴格达机场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就被上空盘旋的美军MQ-9“死神”攻击型无人机锁定,并在苏莱曼尼离开机场的路上,被该无人机配备的用于定点清除的激光制导型“地狱火”空对地导弹猎杀,一度震惊世界。

我再跟大家说一下最近中国的一个“打靶”演习,由于美国在中国东南沿海、台海不断的军事侦查和各种挑衅,上个月26日,中国从青海的德令哈地区,以及浙江的舟山地区,同时发射了东风26B和东风21D弹道导弹,命中了位于海南岛和三沙市之间的海上移动目标。就这一下子,至少3个亿没了(这两个型号的导弹造价平均超1.5亿元/枚)。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关于这两款导弹,可以按照两次阅兵时主持人的解说词来理解,关于东风26,去年阅兵的时候主持人是这样说的:这种导弹既能装核弹头,也能装常规弹头,可以跨区域机动,灵活选择发射阵地,精确打击地面、地下、海上目标。这里面的关键词是,跨区域、灵活、精确打击、地面/地下/海上目标。

关于东风21D,2015年9.3阅兵的时候主持人是这样说的:受阅的东风-21D导弹,是打击舰船目标的陆基弹道导弹,是我军海上非对称作战的“杀手锏”武器。这里面的关键词是,海上、非对称、杀手锏。

如今中国的东风26和东风21D都已经形成战斗力,仅东风26来说,意味着如果在中国东南沿海发射,其射程可以覆盖整个西太平洋;而就算从青藏高原发射,其射程依然可以覆盖整个东南沿海1000公里外的区域,还可以覆盖整个北印度洋(也就是说可以同时应对来自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威胁)。

按照美国著名的科技杂志《大众机械师》的评论,东风-26的超远射程意味着,在一场战争中,任何希望打击中国大陆目标的美国航母都必须冒相当大的风险。

我的理解是,东风26和东风21D的组合,将使得美国在西太平洋、南海、印度洋上凭借几艘航母就可以封锁主要航道的海上霸权战略已经成为历史。这次“打靶”到底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同期举行的,由美国主导的,声势浩大的环太平洋军演草草收场。

很多人可能又要说了,不就是发射个导弹吗,至于这么吹吗?弹道导弹技术人家美国也很牛啊,其实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是进攻的一方,是要让中国屈服的一方,这就好比有个大块头天天恐吓你欺负你,而且还时不时的亮一下别在裤腰带上的枪,但后来你也拿出了枪,这个时候块头大就没啥用了,双方就对等了。

正是由于中国火箭军的存在,美国无法在军事上给中国形成足够的军事优势,只要美国不敢轻易打中国,中国就是获胜的一方,因为只要美国不敢打,或者说打不赢,中国就达到了目的,而美国的国家目标是绝对优势和大胜。这就好比你家周围总有强盗虎视眈眈,对于你来说,只要强盗不敢来抢劫,你的目的就达到了,而对于强盗来说,不敢对你家下手就是输。

东风26和东风21D使得美国航母成了活靶子(大块头优势就没了),美国面对的不仅仅是数千公里长的中国海岸线,还是960万平方公里的整个中国大陆,以及世界第一里程的高速公路(15万公里,是美国的两倍),按照东风26的机动性,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从青藏高原机动至东南沿海,也可以迅速从东南沿海机动至青藏高原。

这次为什么要在青海和浙江同时发射东风26和东风21D打击南海目标,就是要让美国明白,火箭军有能力利用不同型号,以及不同位置的弹道导弹,协同发起对海上同一目标的精准饱和攻击,并拥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发射东风26的能力,对中国搞抵近侦察是没有用的,战时摧毁中国沿海几个导弹发射基地毫无意义,美国应该放弃这种侥幸心理。

所以现在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如果在军事上无法使得中国屈服,另一个竞技场就是商业,问题是,在面对中国商业的崛起,美国已经开始靠阴谋论(打击华为等)和抢劫(强制收购Tiktok等)来维持战略优势了。

很多人天天把中国跟苏联比,但其实当年美国面对苏联,只需要刺激苏联内部分裂,诱导其走上不对称军备竞赛就可以了,贸易领域苏联抢不了美国生意,而中国完全不同,中国各民族有着极强的内部凝聚力,国防建设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国际贸易和发展内部市场经济方面也不怵美国,干到现在干成了全球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一大社会消费品零售国,以及世界第二大进口国。

9月1日的时候,蓬佩奥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的时候说,“中美两国关系类比美苏冷战有一些关联性,但实际并不相同,与冷战时期的挑战不同,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GDP)年增速约为6%的国家。特朗普总统将在每一条战线上反击他们(中国)。这一切都是为了美国的经济利益。

其实我提到这次关于东风导弹“打靶”和中美军事科技博弈的例子,仅仅是想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火箭这个技术,同样改变了人类战争和博弈格局。

弹道导弹跟巡航导弹的不同在于,弹道导弹是利用火箭推进,而巡航导弹其实类似于无人机飞行撞击(技术级别较低),火箭推进使得对方在防御方面极其困难,可以说除了核大战,弹道导弹基本上就成了常规战争的终极武器了。研发这种技术到底有多难呢,比如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有九个,但拥有洲际弹道导弹技术的国家只有四个(美、俄、中、法)。

弹道导弹之所以技术门槛高,还体现在造价上,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就明白了,中国的长征3乙火箭,进行商业发射的报价是6000万美金,超过4亿人民币;中国的东风41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一次的成本不低于10亿人民币。而一颗15万吨TNT当量的原子弹造价还不到50万美元。

那类似东风41这样的导弹,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从一开始的液体燃料、固定发射井、短射程,到固定燃料、机动发射、超远射程(1.4万公里),中国整整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美国现在又在有意挑起全球核恐怖,国内很多人也开始支持中国扩充核武器等,但我个人觉得核武器这个东西,本身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无非是谁造的更多,谁造得更大的问题,那中国再怎么造,还能造得过美俄?还能大得过苏联的“大伊万”?核武器的规模和当量不值得拿出来讨论,这是个错误的方向。

当然,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个人还是希望中国把这方面的资源更多的放在火箭技术和各类超级航空航天推进器的研发方面,以及对可控核聚变、月球上氦3等这种超级能源的战略获取方面。

如果中国有了比东风41还牛的,可轻松突破对方所有防御系统,自身的隐蔽性和机动性都很高的,并可以精确打击2万公里外目标的洲际弹道导弹,就算中国只有50枚核弹,其威慑力也将是空前的。再假设,中国能够早于美国在月球或火星上建立可以发展工业的永久基地(和平利用),美国搞什么封锁岛链还有啥意义?

另外,国防科技的竞赛,是终极竞赛,可以带动整个国家的科技水平,美国这一轮科技领域的大爆发,实际上就是上个世纪50年代被苏联在火箭和卫星技术方面压制之后,开始制定整体国防科技战略,并大搞军民融合战略之后,发展起来的。

很多人觉得火箭发射太耗费钱了,中国还有数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但请注意,一次火箭发射,一艘航母建成,所带动的同样是国内上万家企业的研发和生产,这次抗疫,主要的运输工具运20就是上一轮中国国防科技发展的成功体现。

最近中国成功试飞了舰载预警机空警600(中国成为全球第二个研制出舰载固定翼预警机的国家),这意味着中国的航母舰队真正拥有了远洋作战的防空、预警能力,而要想在航母上飞起固定翼预警机,意味着中国需要拥有大功率机载雷达,足够技术含量的航空发动机,还得有防腐蚀的飞机材料,以及整个航母的配套系统。这看上去是一架飞机的起飞,但背后是数千家企业的协同和创新。

纵观各发达国家工业企业的发展,哪个背后没有军工的助推,从美国的波音、通用到日本的三菱、东芝等等,这些企业也是需要大量招工的,那些动不动就高喊,我不关心导弹、航空母舰,我只关心小民尊严的人,就好比说我不关心新冠肺炎,我只在乎是否拥有不戴口罩的自由,我们不能说这些人是被洗脑或热衷于假悲悯,但至少是对社会发展存在某些认知缺陷。

我再跟大家说个事,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戚发轫在接受采访时讲过这么一段话:“有了一种自觉的爱国的这个思想,不是谁教育我们的,是我们经历,我当了八年的亡国奴,我是大连人,二次大战没有结束之前,大连是日本人的统治下,我每天到学校去,要向东京三鞠躬,因为天皇在这儿,我要讲我是天皇陛下的皇民,日本的小孩可以无缘无故的打中国的孩子,不要理由啊,打你是应该的,我经历过,你们经历过吗?我经历过的人,我能忘记吗?”

当然,现在国内很多精英已经把自己定义为“地球人”了,国家、民族等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一个狭隘的,过时的概念,那我再给大家举一个关于中国精英的例子。大家应该知道在美国有一个比较知名的脱口秀华人演员,叫黄西,黄西把脱口秀说到了什么水平呢,被邀请去了白宫晚宴的表演(亚洲第一人),调侃了奥巴马和拜登;曾三次登上影响力堪比春晚的《大卫·莱特曼秀》。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但黄西曾是一个难得的科技人才,算是标准的,会被美国“选中”的精英,当年在中国考研究生的时候,黄西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进了中科院,有机化学直接拿了100分,后来在美国著名私立大学Rice(莱斯大学)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莱斯大学在海外名气可能不大,但在美国国内是南方公认的小哈佛。毕业后黄西的工作是基因检测相关工作,包括最先进的癌症基因检测技术等,属于非常前沿的科技工作者,自己也觉得非常有意义,干得也很魅力,而且他上班的这家公司当时的唯一一个专利就是黄西自己干出来的(关于一个癌症基因)。

后来黄西在公开媒体上有一段话:“自己拼死拼活干,但总觉得白人小孩一毕业,马上就提拔到我上面去了,而且有些白人,特别种族主义歧视的那种话他们都说得出来,我们都觉得这哥们肯定将来有问题,结果过两年一看,提拔到我上面去了,所以当时工作就比较郁闷。”这成了黄西辞职,走上另一条人生道路的开端。今天你可以说黄西依然很成功,但并不是每一个能读到理工科博士,然后放弃自己的所学,去搞脱口秀就能成功的。

我要说的是,就算你是精英中的精英,人才中的人才,面对民族、国家等这些问题的时候,也有主客场的区别。盎格鲁撒克逊人能在北美反客为主,那是因为几乎灭绝了印第安人;黑人能够有现在的底气去跟白人抗衡一下子,那是因为黑人有足够的理由,黑人不是主动去北美的,是被白人奴役和绑去的,白人欠人家的。

而亚洲人到美国,你只是带着钱和技能主动去的,你要么就是人家的一个客户,去人家那儿买房、买车去消费的,当然要让你感觉到“舒服”,因为你是大客户啊。要么就是作为一个劳动力去做生产的,当然要尊重你,否则无法激发你的创造力和积极性。但想要进一步的地位,恐怕想都别想,不要说白人这个层面了,亚裔连黑人这一关都过不了,1992年洛杉矶事件,白人警察打死了黑人,结果黑人找借口报复打砸抢烧了韩国城。

至此,我想说的是,关于国防科技,是关乎生死存亡和人种尊严的事情,是一种特殊的,但持续的存在,从弓箭到火铳,从机枪到原子弹、氢弹,再到无人机、精确制导、洲际导弹等,实际上都是科技进步的结果,科技可以创造优势,可以抹掉对手在信仰、种族和制度等等层面的优越感,可以捍卫和平,甚至可以定义“文明”。

当然,仅对于军事科技来说,我们依然希望其掌握在爱好和平的国家和民族手里。

在诸多科技当中,军事科技之所以尤为重要,这不仅仅是因为近代科技领域的比如核能、火箭、卫星定位、互联网、传感器、人工智能等等都是源自军事技术,更重要的是,军事科技是捍卫世界文明多样性的前提,而文明的多样性,正是人类未来更多其他科技产生的土壤和条件。

对于人类来说,拥有文明的多样性有多重要呢?比如中国人发明了火药,西方人在此基础上搞出了火炮;中国人发明了造纸术,西方从而可以进入到宗教改革(当大家都能买得起纸质圣经的时候,圣经的解释权就不再被教会垄断)和文艺复兴时代;印度人发明了0123数字,阿拉伯人利用自己的商业文明将其传播到了全世界,后来人类才有了更高等的数学。

就连被西方殖民者近乎灭绝的印第安人,也在自己的文明史当中,为人类培育出了玉米、土豆、番茄,制造出了巧克力。大家能够想象没有玉米和土豆的人类世界吗?

很多人觉得现在美国科技很发达,但如果这个世界真要被新教白人单一的价值体系给统治了,恐怕人类面临的不是文明的跃升,而是战略性的停滞,因为那将意味着美国成了文明的上限,成了人类科技的天花板,要知道人类不是只有两百年的历史,而是几万年的历史,只有汉堡和可乐,没有火锅和饺子的世界恐怕也就没有啥意义了。所以捍卫文明的多样性,本身就是为人类的科技和长远的发展负责。

最近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公开说了这样一件事情:“为什么我们历史课上不教历史?是黑人发明了电灯泡,不是那个叫爱迪生的白人”。据《每日邮报》称,爱迪生最初发明的灯泡是用纸丝制成的,但纸丝很快就烧坏了。与爱迪生共事的黑人刘易斯·霍华德·拉蒂默发明了使灯泡持续发光的碳丝。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拜登说这个事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获得非裔的支持,但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科技发明本身就是各民族获取优势和各种权力合法性的重要来源,以至于白人在写历史的时候,也需要抹杀人家黑人的科技成果。

我可以这样说,现在的美国,不仅不是人类文明多样性的捍卫者,反而有可能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威胁。

历史以来,酝酿出四大发明,最先发明纸币、古代足球等,承载着诸多人文哲学体系,培育出水稻,拥有火锅、饺子、肉夹馍等的中华文明也曾遭遇过数次浩劫,只不过最终都化险为夷。

然而,如今我们遇到的对手跟历史上诸多对手完全不同,在历史上,无论是北边的蒙古大军还是女真入关,实际上都是有实力无“文明”,而西边的佛教和阿拉伯文明等,有“文明”,但又无“实力”,所以有实力的蒙古大军和女真,可以征服中华文明(以前可以理解为中原文明)的肉体,但最终被中华文明的灵魂所同化,变成了中华文明的一部分,而类似于佛教和阿拉伯文明,虽然是一股非常强大的文明,但没有实力征服中华(中原)民族的肉体,从而也就无法从根上占据我们的灵魂,这使得中华文明实际上一直没有遇到过真正的综合性对手。

直到来自海洋的西方文明的出现,由于有工业革命的加持,使得西方文明在面对中华文明的时候,既有征服肉体的硬实力,又有侵占灵魂的软实力,因此我们在过去一百多年里,一直非常被动,至今依然处在激烈的博弈当中,以至于有很大一部分人已经被西方文明改造,只不过相比历史上佛教对中华文明的冲击(重塑),西方文明恐怕还差了点。

然而,如果我们把时间拉长,把研究问题的角度放得更宽广一些,你就会发现,西方文明之所以能够冲击到我们的内心世界,最根本的原因不是什么古希腊哲学,也不是什么“自由、民主”和新教伦理之类的普世理念,这些东西并没有高于中国的君子之道和“仁者爱人”的哲学体系,西方文明对我们形成冲击的,其实是其承载工具,是工业科技,是电灯电报,是飞机大炮,是西装革履,是汽车、手机、互联网等等,只是我们误以为是人文社科。

当然,我们依然需要学习西方的理性、逻辑和体系化的科学精神,但必须要知道学习的目的,如果学了半天,自以为啥都学到了,张口闭口尊重个体自由,结果整个国家还是造不出一架飞机(只是举个例子),生产不出一辆汽车,大部分民众依然生活在极度贫困当中,那恐怕就没有啥意义了。

可能很多人又要问了,如果不是西方底层制度逻辑,怎么会诞生工业文明呢?那我就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请大家回答。既然工业科技是社会制度的产物,那么制度就应该是西方的核心竞争力,那为什么西方不对其他国家进行制度的封锁(谁学习西方的制度就制裁谁),而要进行科技的封锁呢?美国天天在推广自己的制度,而且是免费的,但你要是学一点美国的技术,美国就跟你急,这又是为什么呢?

前一阵美国又加强了对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学习理工科的限制,意思是来美国留学可以,但就不要学理工科了,最好都去学莎士比亚,也就是欢迎中国留学生去学政治、新闻、哲学等,但不允许学数理化等。既然承载着宣传“普世”价值的政治、新闻、哲学等才是美国的核心竞争力,那为啥要开放这些课程,而限制数理化呢?

这个问题看上去很荒唐,其实很好理解,技术对人类文明的影响是巨大的,其中就包括了制度本身,如果从国家实力和商业影响力的角度看,在工业革命之前,整个中世纪西方都落后于中国(中世纪欧洲政治上分裂和混战,经济上倒退,城市衰落,农业生产方式落后,文化领域荒芜等等),这难道是因为工业革命以前的西方制度就没有中国先进?人文社科就没有中国有影响力?显然不是。

我想回答的是,是偶然的工业革命改变了西方,让西方误以为工业革命是西方文明的强大所致。因此,工业革命带来的影响,远远超出了西方文明的驾驭能力,工业革命后令西方如此骄傲的文明,却孕育出来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惨绝人寰的德国纳粹,要知道德国可是诞生了歌德、谢林、黑格尔、尼采、马克思、叔本华等等哲人的地方。在东方,工业革命后决心抛弃东方文化,完全学习了西方模式的日本,最终走向了军国主义,对亚洲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反观中华文明,其在历史长河中演变出来的克制和仁爱之心,始终约束着中国人民和统治者,使得其无论获得了何种强大的技术工具,都表现得异常克制,就拿新中国建立后外交层面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及核武器使用原则等来说,中国所表现出来的对他国的尊重,对和平的渴望,是所有大国当中十分罕见的。

当然,很多同学可能觉得中国之所以克制,那是因为中国还不够强大,而我想说的是,对中华文明的认知,很多人尽管身在其中,也往往是盲人摸象。

大家应该都知道法国启蒙思想家、法学家孟德斯鸠,要知道美国宪法制度的来源,不是什么英国的大宪章等历史,而是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提到的三权分立,现在美国人天天吹自己的宪法制度是独创的,美国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当时就是借鉴和照搬了孟德斯鸠的理论。

而我要说的是,对于能够洞悉人类文明发展的孟德斯鸠这样的大师,其实也对人类不同文明的深层次逻辑做过总结,这里面也包括对中国的总结,孟德斯鸠说,所有国家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那就是自我保存,但每一个具体的国家又有各自特殊的目标,比如古罗马的目标是扩张,斯巴达的目标是战争,古代中国的目标是安定

看到了吧,古代中国的目标是安定,这就是孟德斯鸠在研究了全球发展史之后得出的结论,而对罗马的定义是扩张,对斯巴达的定义是战争。从最近两百多年的世界历史来看,美国建国两百多年,只有16年没有对外扩张和打仗,可以说“完美”的继承了古代西方这种扩张和好战的基因。

如果说中华文明跟当下美国主导的西方文明真有什么冲突,那也是好战和扩张主义,与寻求和平安定之间的冲突。

我可以这样说,如今,中华文明受到的威胁,依然不亚于鸦片战争时代,如果无法掌握先进的国防科技,无法消化和吸收西方文明真正有用的部分,无法驾驭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重构,我们面临的将是更大的生存风险,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也将遭遇更大的挑战。

所以,还是要感谢中国共产党人,在落后西方工业文明两百年的背景下,依然带领规模巨大的中国人民从农耕文明直接升级到了工业文明,并且在每一次国防科技的升级当中,都死死的守住了安全底线,从两弹一星到火箭潜艇,从从北斗导航到航空母舰,毛泽东那句“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的决心,至今还在。

我再给大家说一个小故事,2015年今2月17日,人民空军著名战斗英雄、北空原司令员刘玉提将军病逝,享年92岁,就在他离世前14个小时,老人在已经无法开口说话的情况下,却用笔留下了“大大发展轰炸机”的临终遗言。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将军遗嘱

很多人可能又要说了,以前的苏联国防科技也很强啊,最终也不是解体了。其实我们暂不说苏联跟中国是否有可比性的问题,就拿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来说,假设没有苏联留下的国防底子,你觉得俄罗斯还能走到今天吗?恐怕早就变成第二个乌克兰、伊拉克、叙利亚了。

人家俄罗斯新冠疫苗已经开始用了,当然你一定会跟随西方的节奏黑俄罗斯,说人家的技术是偷来的等等,我没有调查,也没有发言权。但我要告诉大家另一个事实,比如华为之所以在通讯领域领先,其中有一个俄罗斯天才少年功不可没,这是任正非亲自说的。

任正非之前在采访中提到了一个俄罗斯的年轻科学家,不谈恋爱,只做数学,在华为公司十几年天天在玩电脑,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是他的一项研究最终让华为实现了2G到3G的突破。

中华文明有能力遏制和消化基于扩张和战争的美国模式

任正非表示,“管研究的人去看他,打一个招呼就完了。我给他发院士牌时,他‘嗯、嗯、嗯’就完了。他不善于打交道,十几年干什么不知道,之后突然告诉我,把2G到3G突破了,我们马上在上海进行实验,得到了证明,无线电上领先爱立信,然后大规模占领欧洲,用了4G、5G。”

如果有兴趣的同学再去了解一下,帮助苏联制造出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运载火箭、第一艘载人航天飞船的科罗廖夫当年是如何吊打美国的,如何刺激冯布劳恩与其竞赛,从而给人类带来如今的科技成果的。

如果说苏联的解体是自己作死的结果,那我给大家再说说犹太民族的故事。

现在很多人可能觉得,中国似乎是四面楚歌,感觉外部舆论市场都在围攻中国,因此觉得是不是中国自己确实做错了什么事情,中华文明到底是个啥?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如果没有中国政府挡在前面,恐怕你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要知道当年整个欧洲也是这样对待犹太民族的,唯一的不同是当时的犹太人没有母国和政府,结果当然大家都知道了。

关于犹太人被排挤和屠杀的历史,其经过远比大家现在所知道的要复杂得多,整个欧洲先是觉得犹太人不合群,信仰也有问题,富有又贪财吝啬,然后就认为是犹太人抢了他们的面包和工作(当时整个欧洲都是这个看法,只是德国犹太人更多),再接下来就开始研究如何没收和抢夺犹太人的财产,而后就是策划把犹太人赶走,后来发现靠孤立和排挤赶不走,也找不到地方安置,于是就想了个隔离起来的办法,当隔离起来之后,就觉得还不如直接“清除”来得省心,于是在纳粹的执行之下,才发展到了机械化的人种灭绝程度。

中国人一定要有危机感,因为美国拉扯反华联盟,把中国定义为掠夺经济,强调意识形态、价值观和信仰的差异,千方百计的制造孤立,抢劫中国的企业财产等等,跟当年整个欧洲把犹太人塑造为异类,然后对其发动各种攻击的套路是一样的。舆论环境也是一样的,当时很多犹太人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有问题,然后很多犹太人主动去应聘监管被隔离起来的犹太人,把以犹制犹演绎到了极致。

但跟犹太人不同的是,经过了大屠杀,犹太人才明白了拥有一个祖国的重要性,才建立了以色列,而中国一直就在,企图把中国人塑造成异类,然后群体而攻之,并否定中华文明的演进逻辑的想法,代价将是昂贵的。

当代世界最著名的社会家与哲学家之一的齐格蒙·鲍曼在《现代性与大屠杀》一书中对当年德国纳粹的行动做出过反思,他认为大屠杀不只是犹太人历经的一个悲惨事件(鲍曼自己也是犹太人),也并非德意志民族的一次反常行为,而是社会现代性之下的每一个社会群体都负有责任的集体行为。

而我的理解是,当年的欧洲排犹和后来德国的大屠杀,实际上是西方文明无法驾驭工业文明的结果。

放在当下看,如果美国上上下下把反华当成是一种政治正确,把每一个技术工具都当成是遏制、隔离和攻击中国的手段,其他一些国家把反华当成是追求同样价值观的标志,那么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反思。

鲍曼指出,人永远不应当被当成自然的客体对象来探察,人能自由、自主地承担责任,也因此始终面临伦理选择。社会学家因此就应当对抗那些系统的理性机器和当权者,对抗界定何为“理当如此”的意识形态,为人的解放寻求方向。而所谓的价值中立,在鲍曼看来是非人性的自欺欺人,只能造成道德冷漠。

中国不是二战前的犹太人,也不是二战后的苏联,西方文明最精华的工业科技文明已经被中国吸收,从未间断的中华文明有能力驾驭来自工业科技的力量;对于比西方更早进行大规模远洋贸易,更早发明纸币这种更前沿交易媒介的国家,中国在发展国际贸易和市场经济方面,有的是时间和信心。

中国寻求的不是罗马的扩张、斯巴达的战争,而是孟德斯鸠在观测中国历史中得出的“安定”,如果再说到文明的韧性,地球上最古老的四大文明只有中国还在,早在一千多年前,中国就把佛教这种具有超级耐力的宗教也都变成自家的了,如今把公认为更具耐力的印度人也耗得急眼了,我们还怕耗不过美国?当然,前提是美国不敢打你,或打不赢你。

好,今天先说到这里,这次主要是跟大家讨论一下国防科技的重要性,捍卫文明多样性对人类发展的重要性,以及新中国建立后在这方面的持续作为和底气,下一篇我们再回到商业科技领域,来讨论一下大家正在关注的诸多热点问题。

文/肖磊

更多独家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