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海外版TikTok被禁内情:打击中国企业之外,更要阻止巨头收购?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抖音海外版TikTok被禁内情:打击中国企业之外,更要阻止巨头收购?

文| AI财经社 吴傲寒

编 |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的命运又添变数。


8月1日,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对媒体宣称,“就TikTok而言,我们将要禁止它进入美国……我明天将签署文件。”


就在同一天稍早时,还有消息传出,微软正同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协商收购其美国业务一事。特朗普的此番言论,被外界解读为他将使用行政手段阻止美国公司收购TikTok。


事实上,对微软而言,犹如消费者社交媒体领域“皇冠上的明珠”的TikTok并不乏觊觎者。若TikTok有朝一日真的出售,Facebook、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等硅谷巨头都是潜在买家。不过,这些公司一旦出手,后续将会面临美国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从而提高交易难度。


此外,此前亦有媒体报道,诸如泛大西洋投资和红杉资本等字节跳动的投资者也正与美国财政部和监管机构沟通,准备收购TikTok的大部分股权,并且给出了500亿美元的估值,这相当于是后者在2020年预计收入的50倍。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在TikTok内部将退居小股东位置,并且失去全部投票权。


毫无疑问,无论是被“封杀”还是收购,对于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出海应用之一TikTok而言,都是一个可悲的结局。但是,在多国“围剿”的局面下,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TikTok,却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今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封杀TikTok;7月20日,美国众议院听证会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随后不久,日本自民党议员联盟也向政府建议制定新政策对一些中国开发的App和银行系统等进行限制,宣称以防止“用户信息被泄露”……


“短视频应用TikTok,2016年生于中国,2020年归属美国”,如此悲情的描述正暗示着TikTok的命运。而在国际关系日渐紧张的大环境下,TikTok的遭遇,也成了中国出海企业的缩影。


抖音海外版TikTok被禁内情:打击中国企业之外,更要阻止巨头收购?

图|视觉中国


抖音的出海之路


自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多次提到“全球化”的重要性,字节跳动的发展在时刻践行着创始人的逻辑。尤其是TikTok在出海之路上的周密布局,也令其完成了阿里和腾讯等“先辈”们未完成的使命,并成功敲开了海外广阔的C端市场。


正如中国大多数企业一样,TikTok首先将目光瞄准了东南亚和印度市场。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印度以2.776亿次的下载量成为TikTok业务发展最快的国家。在打入日韩更加偏重年轻化的市场时,TikTok则从邀请本地明星入驻入手,用明星效应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用户,从而迅速地在校园扩散,最终发展为一款现象级产品。


在中国市场早已“试验”成功的推荐算法和预置内嵌拍摄功能,以及由其带来的“傻瓜化”使用体验,也令TikTok在海外的扩张中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TikTok用户常常会用TikTok预置功能拍摄短视频,再将其上传至Facebook等社交媒体,这导致了带有“TikTok”水印的视频和图片风靡全网,从而形成了用户自发营销的效果。


为了啃下最难啃的“硬骨头”欧美市场,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出资10亿美元完成了对海外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成立于2014年,由中国团队研发完成,主打美国等海外市场,彼时已经积累了2亿用户。


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将Musical.ly的用户转移至 TikTok 上,从而在流量上获得了先发优势。几个月后,TikTok装机量一举超过Facebook,跃居美国市场第一。


此前曾有分析人士指出,TikTok 在美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靠“时机正确”。其进入美国的时机,正是美国新一批用户崛起的时候,抓住了被Facebook等传统社交媒体巨头忽视的年轻人。同时也有一些研究人士认为,TikTok 在内容推荐和流量分发等底层算法逻辑上的积累更是令其如虎添翼。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底,抖音及其海外版的全球总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0亿次。另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抖音海外版TikTok被禁内情:打击中国企业之外,更要阻止巨头收购?

图|视觉中国


TikTok何罪?


不可否认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具备一定影响力后,TikTok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埃塞俄比亚人和埃及人在TikTok上相互斗争,双方都试图捍卫自己进入尼罗河水域的权利。用户发表政见似乎无可避免,但在Facebook、Twitter和ins上同样也充斥着相同的内容。


据BBC报道,2019年下半年,TikTok总共在全球删除了4900万条视频, 其中四分之一涉及儿童不宜的内容。相同的删帖行为,在上述社交媒体巨头中也屡见不鲜。


此前,因“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多地爆发了黑人运动。针对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屡次发出的争议性言论,Twitter给他贴上了注意暴力言论和未经核实等标签,并将其多条推文折叠。而Facebook保留总统言论的行为,则遭到了众多广告主的集体抵制。


BBC在另一篇报道中指出,TikTok收集的用户数据中,诸如观看习惯、位置数据、手机型号和操作系统以及人们在打字时表现出的基建节奏等几乎在每一个软件的安装使用中都会出现。而类似“读取用户的复制和粘贴剪贴板上的内容”的现象,才是公众真正关心之处。


不过,该报道同时指出,Reddit、LinkedIn、《纽约时报》、BBC新闻应用程序在内的许多其他应用程序都存在这种情况,“似乎这里面没有任何恶意”,“抖音的大部分常规数据收集无异于其它需要大量数据的社交网络(如Facebook)的做法”。


而TikTok之所以会受到一些人的敌视,另一个讳莫如深的原因或许是它动了某些硅谷巨头的奶酪。


为了切入短视频领域,从而维系自己社交媒体领域老大哥的位置,早在2018年,Facebook就开发了一款名为Lasso的短视频APP与TikTok直接竞争。不过,这款应用在市场上并未激起太大水花,并且引发了外界对其“抄袭”的质疑。


此前,TikTok全球CEO梅耶尔曾抨击Facebook称,“对于那些希望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的公司,我们欢迎”。梅耶尔指出,在短视频应用Lasso失败后, Facebook又推出了另一款山寨产品Reels。


7月29日,美国国会举行反垄断调查听证会,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四家科技巨头的CEO悉数以线上形式出席。会上,有议员提问“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其中,包括苹果、谷歌和亚马逊在内的三位CEO均表示“没有发生过”,只有扎克伯格表示“毫无疑问”。


当晚,梅耶尔再次在一篇文章中指责Facebook,“在TikTok,我们欢迎竞争。我们认为,公平竞争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更好。但是,请让我们把精力集中在公平、公开的竞争上,为我们的消费者服务,而不是竞争对手Facebook的诽谤攻击。Facebook把自己的行为伪装成爱国主义,旨在结束我们在美国市场的存在”。


此外,TikTok在美国所遭遇的调查在另一方面还源于其两年前对 Musical.ly的收购。彼时,这场收购并没有经过美国监管机构 CFIUS (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审核,这便给了后者调查的机会。不过在2019年11月,该机构进行调查时,给出的原因与“国家安全”如出一辙——“保护美国国家和企业的利益不受伤害,及维护美国用户的数据隐私”。


然而,也有美国评论家在《纽约时报》撰文直言,“我不相信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紧迫威胁的说法”。该评论人士认为,作为一款外国应用,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


事实上,对于当中国企业业务做大、冲击了“美国第一”的地位时,美国就要行“封杀”之实的行为,许多美国评论人士也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知名评论家KEVIN ROOSE近期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与其封禁TikTok,或者强迫字节跳动将它卖给美国人,美国更应该做的是将其打造为一位“最透明、保护隐私、道德管理的技术平台典范”。


他写道,“关于TikTok命运的讨论,实际上应该是关乎所有娱乐、信息和影响数十亿人的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如何运营,以及应该对它们提出什么要求,不管它们的总部是在中国、哥本哈根还是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