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失算“教培风口”,上千亿风险投资或将血本无归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资本失算“教培风口”,上千亿风险投资或将血本无归

文|AI财经社 陈畅 马微冰 刘培

编辑|游勇

70万教培机构和上千万从业者迎来了脱胎换骨的时刻。

7月24日晚间,《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文件)正式官宣。这份文件有8大部分、30小条,要求教育回归本质,回归公益属性,措施之严、决心之大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比如“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和资本化运作”,“不得占用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组织学科类培训”,“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软件”,“各媒体和网络平台不刊登校外培训广告”……

每一条都很有针对性,内卷的教培行业将从根本上得到规范。股市已经提前做出反应,周五美股收盘,高途跌幅超过63%,新东方收跌54%,好未来收盘跌幅超过70%,网易有道跌幅超过42%。这个跌幅还是建立在前期股价已大幅腰斩的基础上。

“双减”落地之后,教培行业前几年的疯狂,终于要回归理性。前期的投资或将血本无归,而教培行业也将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会是一个好的出路吗?

教培机构亟待转型自救

在“双减”文件正式发布前,北京一家线下教培机构创始人林允文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区教委的工作人员之前就频繁与他接触过,他今年也没有再扩张新的校区,而原有的培训学校也迟迟未能获得办学许可证。

“但新规的严厉度还是超出了心理预期。”教育政策研究人员吴千告诉AI财经社,对很多小型教培机构来说,好消息是,“政策执行可能会有一些缓冲期,它们只能寻求转型或平稳退出。”

“双减”政策出台前,很多机构的从业者都坚信,新政不会一刀切,“毕竟涉及的从业人员数量太多了,”一位猿辅导员工告诉AI财经社,“公司快速扩张时员工数量达到8万,目前员工也有近6万人,光是斑马AI课就有3万人左右。”而另据了解,好未来有员工5-6万 ,作业帮员工数量3-4万人。而这几家企业的员工集中在学科培训业务上。

资本失算“教培风口”,上千亿风险投资或将血本无归

但现在整个教培行业都要求回归教育本质。猿辅导、作业帮和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都在积极调整,比如将直播课改为录播课,去掉超纲内容和任何与算术培训相关的少儿内容,暂停了广告投放等。

好未来已经表态,坚决拥护“双减”工作,坚守教育本质,严格贯彻执行相关规定与要求,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高途则表示,坚持教育初心,提升教学质量,积极优化和整改教学项目,并加大职业教育的投入力度。

在线教育在资本圈的地位,瞬间跌落至谷底。一位作业帮早期投资人在前几日对AI财经社同样提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教育领域的项目了,在他们看来行业已经凉了。另一名教育赛道投资人士曾经所在的教育项目讨论群,群名与讨论内容早已与教育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这次史无前例的“双减”新政提供了缓冲期,“1年内有效减轻、3年内成效显著。”而且也提供了试点城市,除了北京、上海等严管的9个试点城市外,其他地方会有相对宽松的环境。

这意味着,教培企业还有转型自救的空间。高途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AI财经社,虽然公司将业务重心转向了职业教育,但学科业务依然在继续,而且暑期班都已经收了费,会继续上完。

林允文也透露,每年最重要的暑期班已经招生结束,而且今年的招生情况甚至好过往年。他开始安慰公司员工,先把现有业务处理好,未来的事不用想太多。他庆幸当初没有接触资本,现在也没有太多资本变现和股东回报的压力。

但这已经是教培企业转型的最后时刻,学科类培训没有了空间,度过了1-3年的缓冲期,如何深刻领会“教育回归本质”,将成为了教培企业生存的关键。

资本或将颗粒无收

“今天(7月23日)还有FA(融资中介)孜孜不倦在推给我校外培训的项目,说估值合适。这是讨论估值合适的事情么?”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在朋友圈调侃道。

“这个领域还是资金驱动型,技术在效率提升中作用不大,有点像大风口,我觉得投小钱进去可能没什么用。”吴世春对AI财经社说。

早在2015年前后,吴世春已经看过不少教育项目,那时教育赛道聚集了无数的创业者与投资者,但他最终打消了进入教育赛道的想法。“我们早期投资500万、1000万人民币的这种规模,在这里面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还不够塞牙缝,就干脆不去凑热闹了。”

资本失算“教培风口”,上千亿风险投资或将血本无归

但对于很多大型风险投资机构而言,在线教育是过去几年的热门赛道,砸下了重金,被寄予厚望。据 IT桔子统计,光是2020年国内K12赛道的总融资额就超过了460亿元,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加起来的融资额高达380亿元。而整个2020年,资本向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累计输送了1034亿元。

猿辅导和作业帮一度是资本疯抢的对象,为了获得这两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投资份额,投资人都要拼人脉。

2020年底,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融资,而据媒体报道,最初启动时资金规划上限10亿美元,在新老股东的不断接洽中,最终募到16亿美元。

今年2月,猿辅导被曝出正在以20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新一轮融资时,猿辅导一位内部人士曾对AI财经社直言,“我们不差钱,前几轮的钱还在账户里放着,最近几次融资都是别人想投,然后才进来的。”

教育沦为了资本逐利的工具,而相关的资本和创业者一度表现得非常疯狂且自信。“它(在线教育)是钱可以烧出用户,烧出护城河,变成一个持久的、万亿级的生意吗?”2021年1月,猿辅导创始人李勇在一部纪录片中露面,他这样回应,“我想不到什么原因是它不能的。”

而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也曾对资本市场充满期待,“一旦上市,我们的体量、规模包括公司的估值,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一定会是非常抢眼的。”

但这种局面几乎在一夜之间颠倒。今年初,为了避免不确定性,猿辅导暂停了新一轮的融资。而已经准备IPO的作业帮开启了一轮又一轮的裁员。在目前背景下,即使是这些头部机构,上市恐怕也已经无望了。

资本也非常受伤,风险投资的钱基本很难再有回报。“双减的真正目的,是减少市场集中度和资本化动作,不再把教育当作一个产业来去看。”吴千说。

正如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所言,“欢迎社会力量办教育,但是教育不能成为资本赚钱的手段,更不能让资本在教育领域无序扩张。”

路在何方

为了活下去,各家教培企业已在做多手准备,包括直播改录播课、开线下店获客、去学科化等,没有一家再希望别人叫自己为K12公司。

高途刚刚启用了新的官网域名,新版官网中包含语言培训、从业考试、大学生考试和出国留学四大业务。不难发现,高途试图摘掉K12在线教育公司的标签,转为职业教育业务。作业帮、好未来、网易有道、字节跳动纷纷上线成人教育业务。

聪明的资本也换了风向标。2021上半年,职业教育领域获得了总金额50亿元左右的投资,包括开课吧、粉笔教育、云课堂、课观教育、犀鸟教育、导氮教育等在线职业教育企业。

素质教育是另外一个切入口。据公开信息,好未来原本的“励步英语”已经更名为“励步”,推出英文戏剧、口才、美育等素质教育产品;字节大力教育的清北网校也推出了美育大师课系列内容。

中信证券首席行业分析师冯重光直言:建议学科类培训机构尽早转型、甚至转行。“‘双减’政策仅仅是规范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的起点,未来还有大量的潜在配套政策和持续的严格监管。”

当学科培训的大门关闭之后,不少创业者和投资人把目光投向了国家鼓励的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但不少人站出来警告,不应该高兴太早。

正如前教育行业创业者黄有璨在一篇文章中所言:素质教育也好,职业教育也好,他们只是长期更稳定可干的事,符合方向和趋势,但肯定不是风口,国家也不会允许教育再次成为受资本追捧的“风口”。

资本失算“教培风口”,上千亿风险投资或将血本无归

王浩洋最近和大型投资机构的基金经理聊天,大家都觉得职业教育是个方向,但投委会决策的人,对职业教育的认知很少,“这帮人觉得教育干脆不投了,可以先看看项目。”

“其他模式的用户基数跟K12不在一个数量级,还不成规模。这个时候提出转型也是首先保证公司要活下来,然后再慢慢找别的出路。”对于教培行业转型这个做法,吴世春也没有非常看好,“特别是这些融了这么多钱的企业,去年把这些钱都花在获取用户上面,今年要产生收入的时候,突然间没有了,接下来这些企业想要再融资再去扩大,就很难了。”

而其实影响范围更大的是教培行业的从业者,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至少上千万的从业人员面临着新的选择。林允文最近在考虑素质教育培训的方向,但因为在全国还有数十个校区和一两千名员工,转型并不能一蹴而就。

作为教培行业的从业者,梁敏很早就开始准备公务员和教师的考试,就是为了防止在政策落地的一刹那,自己陷入束手无策的困境,她把自己逼成了“铁人”。在3月买了公考的书后,她将书目章节和习题集,按计划落到具体的每一天。譬如她要每天完成50页的阅读,她还会利用上下班的路上,在手机上刷习题集。

实际上,梁敏和她身边的同事,尽管每天正常上下班打卡,但心思都不在公司了。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前途谋划。“考公务员或者教师编制的人很多。”梁敏称。

在成都新东方工作的万小英也在寻找新的出路。她因为专业不对口,没办法考老师。

而为了备战暑假,新东方会在3、4月就提前招很多暑假老师,因为往常暑期老师流动性很高,但今年在线教育行业一萧条,岗位缩减,很多人都不敢辞职了。现在老师比去年多了20多个,而生源却没有同比增加。

这导致他们每个人分到的课程非常少,收入大幅缩减。很多老师一周只有1、2节课,也就是一周就只能拿1、2千块的课时费。不过他们公司有保底制度,公司会补足到5000元,但只是面向入职一年的新员工。她面试了跟自己大学金融专业相关的工作和校教科书编辑工作,都没有结果。

在风暴来临时,每个人都试图寻找安全的港湾。在这个行业动荡起伏中,所有潜泳的人,都难免心存被抛弃的隐忧。

如今,靴子落地,“到今天,K12在线教育在中国的一个完整周期,可以正式宣告结束了。”黄有璨在文章中写道。

功利而短视的教培企业将退出历史舞台,但并不意味着教育本身无可作为,也并不意味着相关从业者无可作为。其实,各大教培企业在回应中早已看到了方向所在:致力与家庭、学校和政府形成合力,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做好社会主义教育的有益补充。

(注:文中林允文、吴千位、梁敏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