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交易者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噪音交易者

诺贝尔奖获得者,《思考快与慢》作者,丹尼尔·卡尼曼在之前文章也介绍过他系统1和系统2的人类心理的两面性。虽然他是作为经济学家出名的,但他所研究的方向其实是人的认知对经济行为的影响,他做过的一个实验讲起的,其实就是一项民意调查,调查人员对大量的、各种学历和知识背景的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遇到一种致命的瘟疫,有 600 个被感染者,第一种救治方法可以保住 200 人的命,第二种方法有 1/3 的可能性能保住所有人的命,如果你是这个城市公共卫生部门的主管,你采取哪种方法?

我们知道,从单纯数学的角度讲,这两种方法可以治愈的人数的期望值是相等的,但是调查的结果是,大部分人都选择第一种方法,因为毕竟“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接下来卡尼曼和他的助手又换了一种方式问同样的问题,当然受调查者和前一组人的背景具有可比性,却不是同一批人。这次的问法是:

第一种救治方法会让 400 个人丧命,第二种方法却有 1/3 的可能性能保住所有人的命,当然也有可能让所有的人丧命。

从数学上讲,这和第一个问法在内容上没有区别,只是把救活 200 人换成了死掉 400 人。但是,这一次大部分人都选择第二种方法,因为人总是喜欢生而讨厌死,相对于死亡的确定性,人们还是宁可选择希望不大的生的方法。

同样在投资市场,同样的道理,卡尼曼讲过一个案例。

他交给实验者 50 美元,然后拿出一个钢镚问:你是否愿意跟我做一个游戏?我抛钢镚,如果头朝上,你就可以再获得 50 美元,如果头朝下,就把 50 美元还给我。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和我赌,直接拿 50 美元走人。

结果大部分人心想,来一趟白得 50 美元,已经很好了,如果玩游戏,搞不好空手回去,于是选择直接拿了 50 美元走人。

接下来,卡尼曼教授又做了另一个实验,每个参加者进来前,先给了他们 100 美元,然后门口站着一个保安,教授还是拿出那个钢镚说,如果你参加游戏,钢镚头朝上,你就可以带着这 100 美元离开了,如果头朝下,就空手离开。

但是,如果你拒绝玩这个游戏,保安会从你身上拿走 50 美元,然后才会放你离开。这时,大部分人选择赌一把,因为毕竟被人抢走 50 美元很不爽,宁可一拼。

在上面这两个实验中,无论参加实验的人选择落袋为安,还是选择赌一把,其实他们带走的钱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选择落袋为安的人永远会带走 50 美元,赌一把的人带走 100 美元和空手而归的可能性都是 1/2。但是,采用不同的问法,大家的反应却不相同。这个例子,其实就是上面救治瘟疫例子的变种。

噪音交易者

卡尼曼教授就接着讲了散户的投资心态。假如他买入了 A 公司和 B 公司的股票各 1000 美元,一年后 A 公司的股票涨到了 1500 美元,而 B 公司的跌到了 500 美元。

大部分散户在想,从 A 公司的股票上已经赚了不少,应该落袋为安,于是很多人将 A 公司的股票卖掉了,而 B 公司的股票亏了 500 美元,如果现在卖掉,真的就亏定了,于是就留在手上,他们以为只要不卖出,就不会亏损。

其实,一个公司股票下跌通常说明这个公司比较糟糕,拿着它的股票继续下跌的可能性比涨回去更大。而一个股票不断上涨的公司,通常在同行业中具有竞争性,股票继续上涨的可能性比那些下跌的公司更大。

而散户的行为,永远是卖掉好的股票,留下烂的股票,因此 200 多年来永远在亏钱。这件事和智力没有关系,是人的思维定式使然,因此好的投资人都懂得在投资时,要具有极为客观的理工科思维,也就是说一切的判断都以事实为依据,对结果不作事先假设。

卡尼曼教授讲的这个原理其实也可以用到工作和日常生活中,你可以利用人们的这种觉得赚到便宜和不愿意亏损的心理让对方更加高兴。

换到加密市场同样如此,因为人性是不变的,只是标的物不一样而已。唯一不一样的是,加密市场相对更加早期,涨跌幅度更加大。人性的贪婪和恐惧相应地被放大数倍。

散户聚集的地方就是乌合之众,它的英文就是Noise Trader,即所谓噪音交易者,名词出自是80年代,针对传统的理性人的理论提出来的。

在传统的理论模型里,通常假设每个投资者都会获得充分全面的信息,然后根据信息去做理性决策。但实际上是什么样子呢?实际上,我们的市场上存在着大量的、缺乏真正信息的交易者。

比如像我们这些普通人,或者说是散户,我们得到的信息首先就是不完整、不完全的,而更多的人都根本缺乏基本的金融知识。你看很多新人连币种的创始人,总量都没搞清楚,就听某些人忽悠,就梭哈买进,做等暴富。要是说买到主流币种也就算了,最怕就买到某些资金盘和CX币,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要骂加密市场就是大赌场,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赌场。

噪音交易者

真实世界里,噪音交易者的存在会深刻地影响到资产价格,他们对资产价值估计的偏误都会反映在价格里,非常简单举个例子,前段时间,凯撒一直买进OKB,但是价格一直波动太大,始终没有跟进市场大盘的涨幅,就有散户骂骂咧咧,当然包括凯撒自己,毕竟看别人赚钱比自己亏钱难受,嘴巴骂骂咧咧,行为没有变形,一直跌一直加仓,因为明白币价不是被市场错杀,而是散户错杀,散户们寄希望币价短期内快速上涨,又没有任何耐心,他们因为是庄家操纵,其实大部分原因是他们个别散户砸盘,导致其他散户连环砸盘,进一步导致币价下跌。相信我,等币价涨到一个高位散户们会毫不犹豫买进,最后被套牢,割肉如此循环。

在大牛市狂欢中,如果市面上很多噪音交易者的估值偏差是乐观的,也就是说他们过高地估计资产价格,那么这个市场的价格会怎么变动呢?它就会持续地上涨,而持续上涨的价格又会给后来者一个更加乐观的信号,吸引更多的买方入场,然后导致资产价格接着上涨,泡沫越吹越大。

同样的道理,如果很多噪音交易者的估值偏差是悲观的,那市场价格会怎么样呢?会持续地下跌,然后给后来者一个更加悲观的信号,导致更多的人离场,或者说更多的人观望不入场,资产价格也因此接着下跌。

成就了牛市和熊市的产生,所以说,噪音交易者的大量存在,会让市场形成一个反馈机制,导致价格越来越大地偏离真实价值,就造成了系统性的估值偏差。

人们忽略市场中一类人的存在,踏空者,他们不像追涨杀跌的散户心态,是大周期踏空者,举个例子,有人在2017年比特币18000元位置不断看空,然后市场反转,一路上扬,达到2017年12月份140000元,他们肯定不会上车,即使比特币2019年跌回到18000元的位置,他们也不会继续买入,以此来弥补大牛市的踏空缺憾,因为如果他们在18000元位置买入,意味着承认2017年判断失误。

噪音交易者

他们太过自信,狂妄到市场必须按照他们的想法走,于是看空比特币的人,多半不会抄底,即使跌到他们想要的价位,甚至觉得还会继续跌,于是,一路踏空,心态失衡,大肆诋毁。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经常发生。你很难要求散户去深刻地理解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因为他们或许是抱着一夜暴富的希望而来,却没有准备一夜破产的风险来的,按照墨菲定律,当你担心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往往不好的事情就大概率发生,因为,在心态失衡的情况下,我们的行为变形只是时间问题,一旦行为变形,做出愚蠢的决策也就在情理之中,没有什么可意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