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价进入上涨周期,伊利蒙牛再次抢购奶源,大型牧场几乎抢占一空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奶价进入上涨周期,伊利蒙牛再次抢购奶源,大型牧场几乎抢占一空

文|AI财经社 赵怡然

编辑|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唐山奶农王强最近心情不错,在坚持半年后,终于盼到奶价由跌转涨。

据农业农村部检测数据,从5月第4周至今,奶价均为持平或上涨。《中国乳业》杂志牧场调研也显示,与2月、3月相比,奶价正在上涨,国内东南、华北的个别区域,已经出现抢奶现象。

抢奶现在不仅出现在牧场。伴随奶价回升,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大型牧业公司发布盈利预期。而这些原奶供应商,也成为大型乳企的争夺对象。

7月28日,蒙牛以3.95亿港元增持中国圣牧,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早在2016年,伊利便有意收购中国圣牧,后称未获商务部反垄断局批准,终止交易。虽与中国圣牧失之交臂,8月2日,伊利股份宣布,拟以约2.03亿港元,认购中地乳业16.6%股份,布局上游奶源。


奶价涨了


对王强来说,奶价大起大落早已是寻常现象。

据他介绍,2月疫情以来,当地饲料运不进来,价格猛涨,“有些一吨涨好几百”。产出的原奶则不受欢迎,“乳企只按合同来,多一滴也不收”,价格下跌。漫长的等待中,不少同行倒奶杀牛,而他虽然赔钱,心情还算平静。“习惯了。”

在过去的近二十年时间里,原奶市场跌宕起伏,周期性涨跌带来的影响也不可小视。

2000年,蒙牛等国内品牌开始突破区域限制,向全国扩张,加之雀巢等海外品牌虎视眈眈,市场竞争激烈,奶业发展速度空前,推动原奶价格走高。

但仅仅2年后,行业一片繁荣的表象下,倒奶现象在成都、南京等地零星出现。原因是原料奶供应增长过快,令加工企业猝不及防。到2006年,原奶供应产大于销已经成为摆在台面上的事实。当时据中国奶业协会称,全国约40%的奶牛养殖户亏损,倒奶杀牛现象严重。奶价因此降至低谷。

奶价进入上涨周期,伊利蒙牛再次抢购奶源,大型牧场几乎抢占一空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原奶市场周期性涨跌仍未改变。2013年一路上扬,2016年降到谷底,又在2018年逐渐上行。价格起起伏伏,多与供需相关。

如今,从供应端看,据国家奶牛技术产业体系的统计,从2014年到2018年底,荷斯坦奶牛存栏量由857万头下降到504万头,短期难以恢复。原奶价格进入上升周期,已经成为共识。


中地乳业就于2019年表示,生鲜乳价格呈现有序平稳上涨的态势,养殖效益持续回升,是自2016年以来形势最好的一年。 现代牧业方面也表示,目前原奶市场供不应求,未来几年仍是原奶的上升周期。


瓜分大牧场


对下游乳企来说,控制上游奶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奶源的争夺亦由来已久。


据南方网,2000年,受奶业大战升温的影响,在呼和浩特,伊利和蒙牛各发放数千万元贷款,鼓励农民养牛。当年呼和浩特全市奶牛存栏量比上年同期增长63%,鲜奶总产量比上年增长48%。在财新报道中,为争夺奶源势力范围,伊利蒙牛甚至发生流血冲突,呼和浩特市政府部门不得不出面调停。

不过如今,争夺早已从原始走向文明。

三聚氰胺事件后,规模化养殖牧场兴起。现代牧业、中国圣牧、辉山乳业等年产量可达数十至上百万吨的牧业企业出现。

随着这些企业登陆资本市场,抢夺奶源不再需要大打出手。2017年,蒙牛增持现代牧业股份,成为控股股东;2020年成为中国圣牧最大股东。伊利方面,2019年,伊利通过旗下实控企业优然牧业,收购新三板上游乳企赛科星。还有意接盘辉山乳业,但未能谈妥。如今又拿下中地乳业。

据《中国商报》援引业内人士称,目前国内的大型牧场,几乎都已“名花有主”,只剩黑龙江和新疆地区还有一些大型牧场,独立运营。


奶价进入上涨周期,伊利蒙牛再次抢购奶源,大型牧场几乎抢占一空


牧场难自立


对原奶生产商而言,卖身乳企也被认为是明智之举。


王强介绍称,原奶生产成本高、利润低、风险也最大。“不是啥好生意,他们也想有人兜底。”而造成的牧场经营艰难的原因,一方面是国内养殖成本高于海外,另一方面是竞争力不强,难抵输入性过剩。


新西兰乳品公司恒天然就曾在中国投建牧场,却发现养殖成本远超新西兰,以至于公开表示:“我们在中国生产的,是世界上最贵的牛奶。”连续亏损背景下,今年3月,恒天然明确将出售中国牧场。


中国牧业企业中更曾是“巨亏”的代名词。现代牧业2016到2018年,分别亏损7.42亿元、9.75亿元及4.96亿元。中国圣牧2017年亏损9.86亿元,2018年亏损扩大至22.25亿元。


而与大型乳企绑定,销量售价不仅得到保障,还能获得贷款和财务资助等帮助。因此增持消息传出,中国圣牧7月29日收盘涨75%,盘中一度涨逾145%。按股份数目计算,创始人姚同山身家大涨超7000万港元。中地乳业8月3日午后,一度涨逾150%,刷新股价历史新高。截至收盘,涨幅达118.97%。


对比“背后无人”的西部牧业,据财报,2016年至2020年一季度,西部牧业年分别实现利润-5221万元、-3.67亿元、1971万元、-5716万元和-428.13万元。由于面临退市风险,被迫于2018年抛售16家上游资产。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乐见乳企与牧场联姻。


庆幸没杀牛,表示不会转行之余,谈到乳企巨头对牧业公司的争夺,王强有些低落。“他们都有自己的牧场,担心收购时区别对待,自己的就高价,我们的就压价,奶农处于弱势,没有话语权。”


而在西部牧业股票社区,谈及蒙牛伊利等大型乳企,股民们也持不同意见。有股民积极转发蒙牛高层参观公司牧场新闻,期盼双方合作。也有股民表示,西部牧业有“真正无污染,无公害”牧场,要“警惕蒙牛伊利等下手”。

奶价进入上涨周期,伊利蒙牛再次抢购奶源,大型牧场几乎抢占一空

(应访者要求,王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