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抑郁?微星科技CEO坠楼离世,6月股东大会时已不爱讲话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夺命抑郁?微星科技CEO坠楼离世,6月股东大会时已不爱讲话

文 | AI财经社 郑亚红

编辑 | 赵艳秋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没有征兆?背后是不为人知的压力


上任不到18个月,职业经理人江胜昌从公司顶楼坠下身亡。


事情发生在7月7日下午1点左右,根据后来调取的现场监控画面,当时江胜昌独自一人走楼梯到顶层7楼。不久后伴随一声巨响,坠落到停车区旁的车道上,被公司的保安人员发现并送去医院,当时江胜昌已经停止了心跳。


公司随后发布公告称,江胜昌因个人健康因素辞世,公司同仁感到不舍与哀悼。


江胜昌所在的公司微星科技是台湾一家硬件大厂,从主板起家,与华硕、技嘉等企业齐名。2010年左右,其率先转型电竞产品,如游戏笔记本、显示器等。在电竞圈,其口碑要高于华硕和宏碁,多年来经营稳定。


接近微星科技的人士对AI财经社说,2019年1月江胜昌被老董事长钦点,接任微星科技总经理兼CEO,是微星五大创办人之外,新一代管理层中最被看好的人物。


在媒体的描述中,江胜昌是一个对自我要求很高的人。上任后,江胜昌一个主要工作就是继续带领微星科技转型,进一步开拓电竞市场。在其带领下,微星发布了多款全球领先的新品。2019年微星推出首款7纳米制程电竞笔记本Alpha 15;2020年初的CES展上,江胜昌用全英文发布了多款产品,其中包括全球首款5G电竞桌上电脑,以及搭载Mini LED显示器的笔记本Creator 17。


夺命抑郁?微星科技CEO坠楼离世,6月股东大会时已不爱讲话

图/视觉中国


在这样的节奏下,自江胜昌2019年1月接任至今,微星科技的股价一路上涨,从新台币75元攀升到116元,市值达到980亿元(约合234亿元人民币)。


即使是在不确定的疫情期间,微星科技也抓住远程教育、远程办公的行业机遇,表现可圈可点。根据公司公布的最新财报,2020年前五个月其营收达到500.61亿新台币(约合11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37%;其中5月份营收达109.49亿新台币(约合26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3.22%,同比增长21.16%,创今年新高。


6月10日,江胜昌与董事长徐祥一同出席了微星科技的股东会。在会议的受访环节中,江胜昌表示自己非常看好公司第二季的营收状况,他语气间充满自信:“第二季营收若供应链交货顺畅,有机会挑战历史新高,北美即使失业率飙涨,微星库存也是一到就被拉走…我们业绩创新高,问我我也说不出原因。”


在这样的情况下,上述人士对AI财经社称,微星科技公司同事对发生这样的事都非常震惊,“因为没有任何征兆。即便有营收的压力,他在微星任职超过20多年,应该能抵抗住压力才对。”


实际上除了公司业绩外,关于江胜昌的个人情况外界所知并不多。但有些细节可以看出,江胜昌的内心可能并不如看起来的那样轻松。


据警方的了解,江胜昌有高血压、心血管的疾病,去年6月他接受了心导管大手术。同时,他也一直在服用药物,其中包括抗抑郁和安眠药。而近期他刚搬了一次家,曾与家人有过小争吵和摩擦,但其间和过后并没有表现出轻生的念头。


也有了解江胜昌的人士回忆,一个月前的股东会上江胜昌的表现同往常已不一样,他发言不多,异常安静,整场几乎全由董事长徐祥对外说明。


上述接近微星科技的人士称,有同事猜测,可能由于平时服用药物,同事才忽略了江胜昌的身体状况。根据业内合作者的回忆,江胜昌为人亲和,会跟一般员工一起抽烟聊天,在公司内部口碑不错。


夺命抑郁?微星科技CEO坠楼离世,6月股东大会时已不爱讲话

图/通信信息报微博


而综合起这些信息来看,在公司业绩稳健发展的背后,江胜昌这一年多来所承受的压力并不小:他在2019年1月接任公司总经理,6月便做了一场大手术;他出现了抑郁的情况,但服用抗抑郁药后,他又感到不舒服;他上任后,推进公司变革的步伐很快;今年疫情以来,面对不确定的商场,他又背负着董事长的期望和公司业绩压力。


也许一件件叠加起来,最终压垮了这个56岁正当年的CEO。而真实的死亡原因,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之中。


逃过抑郁症的任正非,给员工写鼓励信


江胜昌的猝然离世,让人联想到五年前台湾发生的另一起高管自杀案。


2015年7月,华硕CFO张伟明被发现在车内烧炭自杀身亡。警方在车内找到一本笔记本,发现其中一页疑似遗书,上面写道:“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爱我的太太、儿子和女儿,他们是最棒的”,另外他也感谢“施先生(系指华硕计算机公司董事长施崇棠)、施太太”的栽培照顾。


张伟明在华硕身兼数职,除了CFO,还兼任行销主管、发言人及董事长特助,在集团分量不轻。


张伟明的妻子接受采访时称,张伟明患有抑郁症,长期接受治疗,曾多次想轻生。当时刚过完50岁生日,他告诉妻子自己一个人出外散心,自杀当天,他并未有异状。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披露的数据,全球有超过3.5亿人罹患抑郁症,近十年来抑郁症患者的增速约18%,其中一半的抑郁者患者都尝试过自杀或自残。


而在对抑郁症研究中,有些结果与人们常识相悖。比如已经有少数研究表明,权力与抑郁相关,那些超级成功人士如公司CEO、创始人、创新者们患上抑郁症的几率比普通人多出一倍。


2018年1月初,35岁的茅侃侃在家中用煤气自杀,让业界甚至他的一些朋友格外震惊。这个如今听来已经让人陌生的名字,在当时却是闪闪发光的创业明星。茅侃侃年少成名,在极短的时间里走上人生巅峰,23岁出任CEO,与李想、戴志康、高燃并称为IT四少,是八零后成功典范。


自杀的前一年,他的公司万家电竞资金链断裂,欠下债务超过4000万元,茅侃侃通过抵押房产凑出2000万元,然而,赔进全部身家他也没能救回公司。


夺命抑郁?微星科技CEO坠楼离世,6月股东大会时已不爱讲话

图/视觉中国


茅侃侃自杀后,人们才知道这个看起来阳光的大男孩实际有长达10年的抑郁症史。一位与茅侃侃相识多年的好友告诉媒体:“他长期受到失眠的困扰,对咖啡很依赖,也许他的压力,我们都无法去感知。”


也有人幸运地逃过了抑郁症的死亡通缉令,比如任正非、陈天桥、张朝阳。


2000年前后,五十多岁的任正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母亲去世、爱将叛离、公司核心骨干流失、遭遇思科诉讼……时隔多年后,任正非才坦露了当时心迹,称所有事加起来推着他走向崩溃的边缘:“(企业发展)越快,矛盾越多,各种问题交集,完全力不从心,精神几乎崩溃。”


“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研发失败我就跳楼”,那时候,任正非多次想要自杀,一想到自杀就给搭档孙亚芳打个电话,“当时我知道这是一种病态,知道关键时刻要求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社会压力。”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06年。直到有一次他看到一群内蒙的农村姑娘快乐的唱着歌,才恍然,“贫困的农民都想活下来,为什么我不想活下来?那一天,我流了很多眼泪,从此我再也没有想过要自杀。”


2007年,当华为患抑郁症、焦虑症的员工不断增加时,任正非给公司员工专门写了一封名为《要快乐地度过充满困难的一生》的信。他在信中写到,自己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患者,在医生的帮助下,加上自己的乐观,病完全治好了。


夺命抑郁?微星科技CEO坠楼离世,6月股东大会时已不爱讲话

图/视觉中国


他提出了一些建议,称人生苦短,不必折磨自己,不必为自己的弱点而太多忧虑,要大大地发挥自己的优点,使自己充满自信。“我想他们应去看一看北京景山公园的歌的海洋,看看丽江街上少数民族姑娘的对歌,也许会减轻他们的病情。”


而在当下节奏快、不确定性加剧的行业大势下,人们更需要爱护自己,调适好自己,拥有充足的能量,才能让自己的创造力和活力迸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