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文|AI财经社 许歌 赵怡然

编|鹿鸣


京东6·18登陆港交所,刘强东却没有出现在敲钟现场。


取而代之的是六位京东员工和客户代表,他们穿着白色polo衫,围着站在C位的打领结的京东零售CEO徐雷,敲响了京东回港二次上市的钟声。


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图/视觉中国


京东港股发行价为每股226港元,开盘即上涨5.75%,最终收报234港元,上涨3.54%,市值超达到7277.12亿港元。


港交所挂牌前夕,京东美股收市涨1.69%,报62.01美元/ADS,较港股发行价溢价6.3%。总市值916.93亿美元,超过网易市值558.81亿美元,迫近拼多多市值991.63亿美元。


外界将此解读为京东浴火重生,喜迎第二春。只不过,身为创始人的刘强东似乎参与不多。


他此前活跃的今日头条账号停留在2018年12月22日,还是对明州事件的道歉信。发生那事之前,从2017年2月初到2018年8月末,刘强东在今日头条上发了208条状态,关于工作、家人和慈善,偶尔也有减肥分享,平均每2.7天更新一次。


这之后他几乎在国内活动中销声匿迹。2019年底卸任物流、医药、云计算等职务,今年4月,又卸任京东运营主体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等职务。而在今年前四个月里,刘强东卸任公司超过30家。


最新受到媒体关注的,则来自天眼查的一则更新,刘强东夫妇旗下的投资企业入股了陆奇的人民币基金。看起来,刘强东似乎有意与京东主业剥离。


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01


作为京东的创始人、大家长和唯一代言人,此前在外界眼中,刘强东即是京东。


据财新2012年报道,京东商城雷打不动的早会现场,由刘强东拍板决策的问题,包括空调在仓库里泡水后要打几折处理,以及夏天给员工买西瓜。其一言九鼎的管理风格,“颇有早朝的意思”。


微博也曾是其亲赴前线的战场。


十年前,李国庆还被刘强东视为重要对手。二者同为自营B2C的电商平台,京东商城3C家电起家,当当网卖书,但都有意扩充品类,成为综合类电商。


当时当当赴美敲钟不久,上市当日较发行价大涨86.94%,2010年前9个月,实现净利润1600万元。比起还在烧钱找融资的京东,资金压力较小。扩张中的京东则在规模上领先一筹。有媒体称,京东和当当2010年销售额,大约为人民币100亿元和30亿元。


于是2010年年底,刘强东通过微博挑起争端,宣布发起价格战,不惜“每本书都比对手便宜20%,直到价格降到零”。李国庆则凭借对上游出版社企业议价权,回以“所有供应商禁止向京东供书”信号。以致刘在微博公开抗议,称这是其创业12年,第二次被激怒。


当初难分伯仲,战事胶着,如今,当当为人热议的是摔杯夺章,夫妻大战。至于主业图书,营收市场份额均被京东迫近甚至反超。


刘强东对此有过评价,称李国庆夫妇比较求稳,看重股份占比,物流投资晚了点。这一说法被当时媒体引申为,刘强东认为两人在格局上比较狭隘。


毕竟,自称敢想敢做的刘强东一向看重速度规模,名言是“越大越安全”,以及“战略性亏损”。一位电商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京东想赚钱,早就可以赚钱,但不愿为利润牺牲速度。”京东能否盈利,何时盈利,也因此成为业内悬案。


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图/视觉中国


不过根据财报,京东已于2019年首次实现年度盈利,全年净收入5769亿人民币,净利润122亿元。


股价方面也呈现积极走势。


此前受通过聆讯利好消息的影响,京东股价6月5日大涨4.46%,每股59.04美元,创历史新高,总市值863.85亿美元。富途证券称,按6年前上市时,19美元发行价,市值260亿美元计算,投资者得到232%回报,6年增值3.3倍,股价跑赢北上深房价。


然而此时,港交所播放的云敲钟短片中,京东零售CEO徐雷代表公司出席,刘强东则未现身。


不只云敲钟,连续两年京东“6·18大促”,均未见刘强东身影。而在之前的“6·18”,刘强东曾骑三轮奔赴一线送货。


卖口罩、做LP,以刘强东夫妇身份出现的京东创始人,似乎正与其一手创立的公司渐行渐远。


02


在2018年,京东曾经历长达一年的“至暗时刻”。


2018年9月,网传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接连传出的相关细节,以及董事长身穿囚服的照片,令京东股价从8月31日的31美元,跌到9月23日的26.49美元。投资者开始抛售京东股票。


风暴中心的刘强东也难得低调,缺席包括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内的多个互联网盛会。而在此前,其因回乡发钱、迎娶校花等成功企业家形象,屡登热搜。由于声誉受损,外界甚至怀疑其能否正常履职。


其实早在明州事件之前,京东股价就已震荡下滑。财报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京东的成交额同比增速已连续四年大幅放缓。包括高瓴资本、富达在内的主要投资人减持。


2018年11月,京东股价跌至接近19美元发行价。


内外交困中,刘强东在2019年春节前的新年信上表示,2018年对其本人、家人以及京东都是异常艰难的一年,但他坚信,“只要兄弟们在一起,任何困难都可以过去!”


不过,当年裁员时,刘强东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京东有四五年没有实施末尾淘汰制了,这样下去,注定没有希望。“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没有选择余地!”


京东物流是其优势,被称为“电商界的顺丰”,也是亏损重灾区,2018年亏损超过28亿元。因此物流层面,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取消新入职快递员五险一金缴纳、提高快递员的揽件要求等,以压缩成本。有快递员称工资一下子少了一千多块。


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图/视觉中国


高管架构也有所调整。2019年春节之后到4月,京东CTO(首席技术官)张晨和CLO(首席法务官)隆雨先后离职;4月4日,京东CM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离职。京东7FRESH业务总裁王笑松、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胡胜利被调离原岗。


虽然舆论褒贬不一,但对于系列改革,资本市场还是给予了积极反馈,股价表现便是最好证明。不过,这并不代表京东就此高枕无忧,毕竟在其周围,仍有天猫、苏宁和拼多多。


03


明州事件中外界对京东的最大担忧是,京东缺少二号人物。这势必会让领头人与公司捆绑过密,风险太大,也不利于培养延续更久的人才梯队。接近京东高层的人士曾向AI财经社透露,京东高管最大的问题在于埋头走路不会看天,看天的任务都交给了刘强东。


在2018年11月的Q3财报会议上,刘强东自明州事件后首次露面,就表态要调整个人角色,表示京东管理团队已经稳定且成型,个人以后会重点关注新业务,抓四件事:战略、文化、团队和新业务。


此后京东展开组织架构调整,徐雷继2018年7月被任命为京东商城轮值CEO后,按2018年底刘强东签发的《京东商城组织架构调整的公告》,多个事业群负责人直接向徐雷汇报,而非刘强东。


隐而不退的刘强东:卸任30家公司,缺席港股上市,仍握78%投票权

图/视觉中国


徐雷也拿出一些成绩,至少从财报看,京东正在收复曾忽略的下沉市场。今年一季度在疫情阴影下,京东新增2500万用户,其中70%来自下沉市场。招商证券、安信证券等多家券商表示一季度业绩超预期。承担下沉重担的京喜也是这次京东618的主角,从6月1-17日,京喜日均订单超过700万单,日活用户翻了2倍。


而对未来,京东的聚焦是供应链,从与快手、国美的近期合作也可看出,京东会利用这一优势获取合作方的优势资源,弥补自身其他短板,而回港上市募资用途也会用于供应链技术创新。


实际上,刘强东依然是有掌控力的,处于隐而不退的状态。接近京东高层的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刘强东每天早上还是会与高管开会。最新架构也显示,刘强东有78%的投票权。


隐而不退,或许是实力大佬的管理智慧,但是否能让管理层彻底断奶,自力更生,恐怕还有待更漫长的时间验证。


6月18日,面对刘强东缺席的敲钟仪式,一电商从业者对此颇为伤感:“京东讲时效、卖3C,都是同行追不上的,也有一定的抗打击能力和护城河,因此东哥淡出与否,都会发展得不错。但没有刘强东的京东,还是京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