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为什么要写《永生之后》?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梁建章为什么要写《永生之后》?

梁建章为什么要写《永生之后》?

  生生不息,探索不止。

  文 | 华商韬略 何凝

  梁建章终于对文学下手了。上周,他发表了首部科幻小说《永生之后》,从一个“有故事的人”变成“讲故事的人”。

  梁建章,携程创始人、人口学家、cosplay大佬,最新的身份是,科幻寓言小说作家。

  【阿西莫夫之后】

  7月29日,每周三携程BOSS直播带货现场,一身包青天装扮的梁建章向大家推销新书:

  “这是一部理工男脑洞大开写出的科幻小说。大家可以在携程推荐的酒店喝喝下午茶、读读我的小说《永生之后》。”

梁建章为什么要写《永生之后》?

  《永生之后》开头,公元2102年一家名为“永新”的医药公司突然宣布,发明了一种可以使人长生不老的“延生药”。没有了死亡,新出生人口不断推高人口总数,自然资源面临枯竭,人类被迫在生育权和“延生药”之间二选一,大多数人选择了永生。

  然而,在解决延长寿命这个千古难题之后,人们失去了探索的热情和生存的紧迫感,变得厌恶风险,逐渐置身没有批判、没有创新、没有情欲的社会。

  在这个表象乌托邦中,人们看似获得了时间,却失去了空间自由;看似让身体永恒,却失去了人性自由。在技术极权中,人们越活越像机器,只为获得廉价的永生。

  在解说作品时,梁建章还提到刘慈欣、郝景芳和阿西莫夫。

  艾萨克·阿西莫夫,美国科幻作家代表人物,1955年,他出版小说《永恒的终结》。这部作品虚构了“永恒时空”的存在模式,以一个“时间技师”为主角,他看似可在不同时间和空间自由穿梭,实际上不仅受制于权力机构,其“人类之心已经萎缩坏死”。

  不得不说,在我看来,梁建章的《永生之后》是对阿西莫夫的隔空回应。两者都展现了对人类终极命运的关怀,而它们的差异来自作者本尊。

梁建章为什么要写《永生之后》?

  在成为科幻小说作家前,梁建章已是知名的人口学家,并出版过三部关于人口、创新的著作。翻阅《永生之后》不难发现,最新的这部作品是借文学的形式布道作者的人口学主张。

  中国的人口问题,写论文专著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写小说?

  梁建章解释,写论文、写书、写文章、演讲、拍纪录片……这些事他全干过,但,好像还没引起社会的足够关注。

  “于是近几年里,我开始酝酿撰写一部以人口问题为主题的寓言小说。后来,我逐步意识到,人口危机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一方面,现在抚养小孩的成本越来越高,教育和房价的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年轻人对家庭的依赖越来越小,各种服务和娱乐可以从网上获得,女性也变得越来越独立。所以在已经实现工业化的国家中,整体趋势是年轻人普遍不愿意生小孩,这已经成为一个世界难题。这样的认识,进一步增强了我撰写科幻寓言小说的动力。”

  去年,从小爱科幻的梁建章在商旅途中完成了这部小说,把他的道场扩到文学空间。

  【人口论战】

  就在梁建章发新书当天,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发表文章《中国的人口红利时代还在吗?》,批评梁建章的“人口危机论”。

  二人的论战近来很受媒体关注,编辑们纷纷开专区记录双方观点,目前已更至第七回合。

  论战的焦点问题有:中国有没有人口危机?人口基数大是不是问题?人口、效率、公平能否三赢?

  李铁认为,中国人口基数太大,根本没有人口危机。由于中国的劳动力供给将面临长期过剩,在全球资源短缺的情况下,增加人口数量并不符合国情,提升人口质量才能兼顾效率和公平。

  梁建章逐一据理驳斥,他认为:

  一、中国已面临人口危机。

  根据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和女性存活率,中国的更替水平为2.2左右,即平均每个女性需要生育2.2个孩子,才能维持孩子数量与其父母辈持平。二孩生育堆积效应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降至1.1左右,即便立即全面放开生育,中国生育率都更可能继续走低。据联合国预测,到2100年中国人口为6.2亿,约为现在的一半。如果现在不开放生育,20年后,中国将面临不可逆转的老龄化。

  二、人口基数大不是问题。

  一个国家的人均GDP与人均占有资源没有显著的相关关系。人均占有资源较多的国家(比如非洲一些国家),人均GDP很低;人均占有资源较少的国家(比如日本和韩国),人均GDP却较高。

  人口越多,纳税人就越多,财政收入也就越多。因此,人口较多的大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往往比人口较少的小城市更完善。靠减少人口来降低所谓的资源压力是本末倒置的。

  三、人口、效率、公平可同时实现。

  人口数量与人口质量可以相辅相成。由于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人口增多,有利于提高效率,也并不会降低人均收入。另外,提高现在过低的生育率,也有利于改善人口结构。

  一个群体的整体力量,既取决于质量,也取决于数量。在相同的质量下,整体力量与数量成正比。而且,因为聚集和规模效应,更多数量可能伴随更高的素质。

  据统计,中国在2000年左右人均GDP为856美元时就提前步入了老龄化社会,造成了“未富先老”的局面。

  按照梁建章的观点,人口老化以后,创新就会停滞,繁衍和代际更替才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中国目前正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少子化和老龄化危机,迫切需要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来保持未来社会和经济的活力。

  去年走访携程时,笔者发现一个现象:公司的女员工数量过半,与其中几位交谈后得知,携程对怀孕、生子、育儿、冻卵的员工都有专项补贴和假期,很多女性都在携程获得事业与家庭的平衡。

  这些每年耗资千万的成本,当然由梁boss承担,他也希望整个社会都能担起繁衍的责任:

  “人们有多生的权利,也有少生和不生的权利。真正合理的生育政策是让民众完全自主决定生育数量和间隔。在超低生育率趋势严重威胁民族的正常繁衍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情况下,政府则有责任鼓励生育,也就是创造各种条件,让普通家庭能够更长远地规划自己的未来,并顺利地实现自己的愿望。”

  【时空旅行者】

  过去的四个月里,如果你看过梁建章的直播,准会被他奇形怪状的cosplay造型惊到:

  他,一个理工科直男,居然可以变身唐伯虎、曹孟德、海王、包青天……

梁建章为什么要写《永生之后》?

  当你正要捧腹大笑时,却听得他熟练地说出每家酒店、每个项目的详细信息,在哪个地方吃了某种食物的真实体验。

  扮相奇特,内容可信。15场直播下来的时候,携程直播间的累计观看人数超过6000万,20场直播,累计交易额达11亿元。

  这种形象的转换,与其说是“降维”,不如说是旅行。

  在《永生之后》扉页,梁建章写道:“以这本书献给所有热爱旅行和生命的人。”他甚至在小说中给自己安了个“旅游公司CEO”的角色——在地球上最后一个未使用“延生药”的国家里不断创新的企业家。

  浏览梁建章在知乎、豆瓣等平台的账号,发现他有个关键词:开放。他的文章,经常出现开放互联网、开放自由行、开放生育等观点。

  梁建章认为,人类社会在发展到衣食无忧的阶段以后,有两个可能发展的方向,一是追求时间的延伸,二是追求空间的延伸。时间的延伸,是指通过长生不老或者人脑上传等技术,最终人类不会死亡,也不需要繁衍,但文明的发展也就停滞了。另一种方向就是空间的延伸,继续保持繁衍、旅行和探索的热情。

  只有在一个开放的社会,人类才可能尽早将空间最大限度延伸,否则,“人类很可能在突破太空旅行之前,就会异化成一个因永生而内向的文明。外星人可能在很多星球上存在,但最后都变成了内向的文明”。

  那么,怎样才能实现空间探索的宏大目标?

  在《永生之后》结尾,有一段男主角杰德与儿子诗明的对话:

  § “你是说想当科学家?”

  § 诗明回答道:“不是啊。我是要为家里生很多子女。”

  § 杰德先是一愣,随后笑着感叹道:“好样的!”

  生生不息,旅游不止,这是整本书中梁建章最满意的段落。

  喜欢文章欢迎转发点赞评论~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