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提到华晨集团,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作为中国第一家赴美上市的企业,华晨不止在中国汽车业举足轻重,在整个中国商业史上都是特殊存在。

旗下坐拥华晨宝马、中华、金杯三大品牌,个个都是中国汽车业举足轻重的存在:

金杯汽车被誉为是中华大地上的 “国产神车”,大街小巷上全是金杯的身影;与宝马联手打造的华晨宝马在中国更是人尽皆知,更是替华晨汽车创下了销量神话!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然而,靠“国产神车”闯出名头,借“宝马”威名一骑绝尘的华晨汽车,如今却到了穷途末路,大厦倾塌的地步。

那么,昔日合资车“王者”华晨汽车是如何一步步陷入泥潭不能自拔的呢?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这一切要从一个叫祁玉民的人说起,不过在此之前华晨汽车的成立和发迹,还需要简单叙述一下。

华晨汽车从发迹到衰变的过程极为复杂,它和一汽、上汽、吉利、长城等车企一样,是中国汽车从无到有、向上发展的注脚,同时也是一个失败的教训。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汽车业刚刚起步,无数强人在时代感召下加入造车大潮,原沈阳农机工业局副局长赵希友在沈阳当地帮扶下于1984年成立沈阳汽车工业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从此为沈阳汽车产业带来新面貌。

1988年,赵希友领头的金杯汽车公司面临严重的资金问题,就在金杯马上就要破产倒闭的关键时刻,仰融出现了,成为了改变金杯公司命运的关键人物。

仰融常年混迹资本市场,深谙资本运作套路,面对这家濒临破产的车企,仰融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放狠话要让金杯成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并以高价买下了金杯公司4600万的股票。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经过一系列的资本腾挪之后,同年,仰融实现诺言,通过借壳华晨汽车让金杯成功赴美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国有企业概念股”。

华晨汽车上市后,仰融接过董事长一职,大刀阔斧搞改革,研发、扩产、销售一条龙支持,誓要将公司做大做强。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彼时,在仰融的主导下,华晨金杯新海狮型面包大获成功,连年蝉联国内面包市场销量第一,2000年时已卖出10万辆,华晨的年营收就达到了63亿元,税后利润更是高达18亿元,成为汽车行业里仅次于上海大众、一汽大众的纳税大户。

2010年时,金杯销量突破100万辆,在轻型客车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5%。

不得不说,仰融是个造车高手,如果他不出事的话,估计现在就没造车新势力什么事了!

那些年的中国,金杯面包似乎无处不在,火爆程度一如现在的神车五菱宏光。不过一手缔造金杯辉煌的仰融,并未笑到最后。

2002年,辽宁省公安厅通告称,仰融涉嫌经济犯罪被辽宁检察院批准逮捕,彼时仰融已逃往美国。

其实从仰融早期的手段,就能看出此人擅于空手套白狼,玩的也是将金杯汽车“反复包装”的资本游戏,稍有不慎就引火烧身。

动荡之下,华晨的利润从9亿元跌至4860万元,降幅之大,恍若隔世!不过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华晨汽车与宝马成立中国华晨宝马合资公司(华晨中国)。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据悉,当时的华晨集团受仰融事件影响,中层流失经销商逃离,累计亏损近80亿元,供应商欠款10亿。

本来作为曾经的国产汽车王者,和宝马合作前途一片大好,却只能眼看着一步步坠入亏损的深渊,此时祁玉民出现了!

没有身披五彩圣衣,脚踏七色祥云,甚至可以说祁玉民的出现有点措不及防。

2005年12月底,时任大连副市长一职的祁玉民突然接到一纸调令,调任至华晨集团出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在从大连去往沈阳赴任的火车上,祁玉民望着窗外风雪交加,一股无法抑制的悲壮在内心翻腾。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单位、陌生的工作,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轰隆作响飞速前行的列车载着异乡人的无知与无奈驶入茫茫夜色之中。

在任14载,祁玉民将华晨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也留下颇多争议。其掌舵期间,华晨自主品牌逐渐与主流市场脱轨已成不争的事实,这也被外界视为华晨今日种种遭遇埋下的伏笔。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彼时,祁玉民去接手的华晨,正在破产边缘反复试探。2005年末,华晨集团累计亏损已高达80亿元,前几任领导者走马灯般的表现,让企业士气低迷,工厂几近停产。

既来之,则安之。祁玉民一经上任,便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上任后,祁玉民做的一件事就是立刻毁掉了仰融花费数百万造的“风水石”,与过去作别。同时,停止华晨与罗孚和雷诺的项目;把和通用合作的项目,出售给上汽;仰融重金投入的中华轿车项目,祁玉民改变策略,走起了低端路线。

短短时间内,祁玉民不仅利用降价策略在当时狂热的汽车消费市场中得到快速响应,一举将华晨推上销量增长冠军的宝座,还通过银行贷款,用于上游零部件供应商供货生产,缓和了吃紧的现金流,为持续亏损的华晨汽车争取到宝贵的喘息时机。

华晨中华的官降直接促进了销量增长,2006年华晨中华销量超过20万辆,同比增长71.4%,2007年华晨中华销量继续上涨,并实现扭亏为盈。

令祁玉民颇为自豪的降价策略虽然为华晨集团带来了销量的上涨,但是这也埋下了华晨自主板块长期利润亏损的大雷。

包容开放的市场仿佛容得下所有的“肆意妄为”,也在故纸堆中存留下他为数不多的骄傲与辉煌时刻,那时的华晨看上去是如此地踌躇满志。

但可惜的是,故事的脉络未能如预想中那样发展,反而在一系列的战略失误中,华晨与祁玉民一步步滑向深渊。

在华晨集团董事长位置上来去匆匆的祁玉民,争议并未随他退休而消失。他执掌了十四年的华晨集团正陷入破产重组的风波当中。

2009年,华晨中国突然宣布,将中华轿车的业务以4.94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华晨集团,得来的资金用在轻客和宝马的合资厂上。

指责声纷至沓来,有人愤怒指出,华晨中国这是在弃中华、傍宝马,原因是在与宝马的合作中,华晨中国已经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

此前“以价换量”的后遗症开始逐渐显现,华晨自主板块的品牌力一降再降,低廉的价格使它注定失去了争夺中高端市场消费者的入场资格。

从2015到2019年,华晨自主板块的亏损额度一直在持续扩大,集团扭亏为盈的主要增长力来自于华晨宝马的扶摇直上。

华晨集团的2016年,仅有合资公司华晨宝马保持盈利,华晨中华连续两年亏损,整体销量同比下挫超过50%,金杯、华颂两个品牌合计年销量1.86万辆,上述三个中国品牌亏损导致华晨集团资产负债率逼近70%,远高于业内45%的平均水平。

在解决华晨宝马亏损问题时,祁玉民孤注一掷地采取了退让政策,将本来握在手中的华晨宝马财务权、销售权等权限让给宝马汽车集团,由宝马集团掌控华晨宝马的销售体系。

此举虽然在经营效益上为华晨中国带来了持续的利润输出,但是却让华晨宝马沦为宝马集团在华的代工厂,华晨汽车成了那个终日靠着吮吸宝马利润,不思进取的“巨婴”,最终沦落为了第一个被打破合资股比的企业。

2018年,外资股比限制放开,祁玉民第一时间将合资公司25%的股权卖给宝马,拱手让出利润奶牛。虽然此后祁玉民透露将利用窗口期发展自主品牌,但直至祁玉民退休,华晨始终没有补上底盘和发动机核心技术缺失的薄弱环节。

2019年4月1日,祁玉民以“到点退休回西安”正式宣告从华晨集团退休。然而,他留下的大摊子还在持续暴雷——

2020年10月下旬,华晨集团因债券到期违约突然爆雷,随后承认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且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2020年11月13日,华晨汽车被申请破产重整,目前该公司已有16项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近4亿元。

据华晨集团2020年债券半年报,华晨总资产近2000亿元,负债高达1328.44亿元。

爱恨并不随意,过往并不能简单清零!有关祁玉民的一切,并没有伴随其退休而画上句号。

2020年11月20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集团重整破产申请。华晨集团由此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5天后,祁玉民即被查。

2020年12月4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时,距离其退休仅过去1年有余。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2021年6月15日,中纪委网站通报辽宁省纪委调查结果,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共涉及9项罪名,给予祁玉民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6月19日,经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朝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朝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对祁玉民作出逮捕决定。

可笑的是,祁玉民退休离任时,曾在朋友圈留下一句“过往清零,爱恨随意”。如今落马,他是否还能如往常那般云淡风轻呢?

又一大佬落马!曾是“国产神车”掌舵人,过往无法清零

参考资料:

盒饭财经《祁玉民被捕,2000亿华晨大厦倾覆》、

一句话点评《过往无法清零,祁玉民被开除党籍》、

车记思维《祁玉民被开除党籍:过往难以清零,爱恨并不随意》、

投资家《负债1226亿!躺赚18年的“国产神车”,也扛不住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退休一年多被查:祁玉民与华晨集团的“脱轨”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