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近日,陕西可可盖煤矿建设项目通过国家矿山安监局审核,符合安全核准要求。该项目是榆横煤化工的配套建设项目,包括年产300万吨的煤制甲醇、100万吨甲醇制芳烃装置和年产1000万吨的煤矿。

可可盖井田地处陕西省榆林市境内,井田可采煤层地质储量25.4968亿吨,工业储量20.9198亿吨,设计可采储量12.8675亿吨,煤质优良,开采条件优越,是良好的环保型民用、煤化工及动力用煤。

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据中煤协统计,截至2020年7月,我国已建成千万吨级煤矿52处,核定生产能力8.21亿吨/年,约占全国生产煤矿总产能的1/5。随着我国煤炭产能的结构性、系统性优化,国内大型煤矿占比也将进一步提高,产量也向煤炭资源富集区集中。

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近两年,随着“碳中和”愿景的提出,煤炭行业被推入争议的漩涡。受资源禀赋影响,以煤为主的化石能源长期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这意味着煤炭行业要实现碳减排目标,将面临一次能源碳基比例过高的巨大挑战。

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煤炭行业的碳减排,减什么?答案就是煤炭生产过程中的甲烷煤炭消费过程中的二氧化碳

甲烷是煤层气的主要成分,这种煤矿瓦斯气体不仅在煤炭开采过程中会排到大气中,在废弃矿井关闭后,也仍会从地裂缝里不断向大气逸散排放。强化煤层气高效开采技术是煤矿甲烷减排的重要途经。

二氧化碳主要产生于煤炭消费过程,集中体现在电力行业煤燃烧发电阶段,燃煤火力电厂也成为我国最大的二氧化碳工业集中排放源。

4中国千万吨级煤矿再添一员,“碳中和”愿景下的煤矿何去何从?

目前,我国煤电平均利用率仅为35%,主要由于我国煤电量仍来自效率较低的亚临界电厂,占比仅56%,而效率较高的超临界(效率38%)和超超临界(效率45%)电厂的煤电量占比较低,分别为25%、19%。通过提高电厂煤炭利用效率,可减少煤炭用量,直接实现碳减排。

煤化工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途经,煤化工路线导致部分碳直接进入产品,具有天然减少碳排放的能力。但目前而言,煤化工的发展仍任重道远。

  • 我国仅约7%煤炭用于煤化工,比例相对较低。
  • 煤化工本身的能源利用与转化率偏低,由“三废”特别是煤化工废水引起的环保问题突出。
  • 煤化工初级产品多,产业链尚不完善,精细化、差异化、专用化的下游产品开发不足,产业比较优势不明显、竞争力不强。
  • 产品成本偏高,整体技术和效能有待提高。

集中力量办大事,我国煤炭产地和企业越来越集中,煤炭也向洁净煤方向过渡和转型,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