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目前,全球主要优质矿山几乎已被矿业寡头瓜分完毕,国内大型矿业公司要想实现弯道超车,站上世界舞台,矿业并购绝对是最好的途径。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一、全球矿业并购,金矿爆红市场

2020年贵金属并购异常活跃,全球前三大矿业并购案均来自于金矿。

2020年10月,北极星资源(Northern Star Resources)和萨拉森矿业(Saracen Minerals Holding)宣布将对等合并,涉及的并购金额高达44.9亿美元。北极星资源将拥有合并后公司64%的股份,而萨拉森矿业将持有剩余的36%的股份。合并后新公司将联合力量运营澳大利亚超级金矿Super Pit,该矿山黄金储量约为730万盎司,在过去五年中平均每年生产66万盎司黄金。新公司还将运营西澳洲Yandal项目(Jundee等)和阿拉斯基Pogo项目。新公司拥有资源量4900万盎司(1524吨),储量1900万盎司(591吨),市值超过160亿澳元,产量160万盎司(50吨),并将在2027年以前增加到200万盎司(62吨),有望成为全球十大黄金公司。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2020年11月,西非最大黄金生产商奋进矿业(Endeavour Mining)决定以24.4亿加元(18.6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方式收购特兰加黄金(Teranga Gold)。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西非三国拥有八座矿山,年产约150万盎司(46吨)黄金,成为全球前十大黄金生产商。交易预计将在2021一季度完成。

除此之外,2020年,7月分,奋进矿业8.5亿美元并购赛马福,获得布基纳法索两座矿山——班谷(Boungou)金矿和Mana金矿,奋进矿业也成为2020年全球黄金市场主要产儿。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2020年5月,加拿大贵金属矿商SSR 矿业(SSR Mining)宣布以全股票、零溢价的交易方式收购阿拉塞尔黄金(Alacer Gold),总交易额为24亿加元(17亿美元)。交易完成后,SSR矿业和阿拉塞尔黄金股东将分别拥有新公司57%和43%的股份。据估计,合并后的新公司在未来三年中将平均年产78万盎司(24吨)的黄金,每盎司的维持成本(AISC)约900美元。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2020年前三大矿业并购均来自于金矿,且均超过15亿美元,金矿无疑成为2020年市场的宠儿。

二、国内矿企并购:买矿、卖矿,忙不停!

(1)国内市场最大矿业并购

2020年全球矿业市场经营活动受到极大的挑战,尤其海外资产占比较大企业,经营活动受阻,寻求国内优质、稳定的矿业资源,补充国内资源储备也成为企业经营活动的重要方向。

2020年7月,紫金矿业耗资约38.83亿元完成了对巨龙铜业50.1%股权的收购,实现对项目控股并主导开发中国已探明最大斑岩型铜矿。巨龙铜业持有驱龙铜多金属矿、荣木错拉铜矿和知不拉铜多金属矿三个矿权。项目整体铜金属量达到1040万吨,远景铜资源量可望突破2000万吨。项目将分两期实施大规模露天开采,一期计划2021年底建成投产,建成后年产铜16.5万吨、钼0.62万吨;二期于一期投产后第7-8年开始按日处理30万吨建设,建成后年产铜26.3万吨、钼1.3万吨。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2)海外市场最大并购

2020年12月,洛阳钼业宣布与自由港公司达成股份购买协议,以5.5亿美元总价收购后者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Kisanfu铜钴矿中95%的间接权益。Kisanfu位于刚果(金)卢阿拉巴省,是世界上最大、最高品位的未开发的铜钴矿项目之一,矿石资源量达3.65亿吨,铜品位为1.72%,含铜金属量约628万吨;钴品位为0.85%,含钴金属量约310万吨。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除此之外,山东黄金要约收购卡帝诺资源尚未有定论,最终涉及金额可能超过4.4亿美元。

2020年6月,山东黄金宣布境外全资子公司山东黄金香港与卡帝诺资源公司(Cardinal Resources)签署《要约实施协议》,山东黄金香港将以每股0.6澳元的价格,场外要约收购卡帝诺全部已发行股份。但由于俄罗斯诺德黄金(Nord gold)的加入,两家公司开始了反复的提价竞争。最后山东黄金提价至1.075澳元/股,此时,半路杀出的东山投资发布新闻稿称,拟以每股1.20澳元的价格收购卡帝诺资源公司的全部已发行股本,山东黄金的收购可谓一波三折。

(3)卖矿,我们是认真的

2020年12月,澳大利亚矿业公司IGO对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TLEA进行战略投资,IGO的全资子公司将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天齐锂业需要将核心资产泰利森以及海外奎纳纳工厂的部分权益作为交换。总体来看,对于天齐锂业来说虽然核心资产股份降低了,但在没有失去泰利森的控制权的前提下,得到了久违的现金,在当时债务高垒的情况下可以说是一笔实现利益最大化的交易。

2020年全球矿企并购:金矿爆红,国内国企买矿、卖矿均很忙

2020年,紫金矿业拟通过金山香港全资子公司,以16.99亿元现金收购圭亚那金田公司100%股权;赤峰黄金1.089亿美元现金方式收购澳大利亚上市公司Resolute Mining Limited所持有的Mensin Bibiani Pty Ltd 100%股权;盛屯矿业子公司旭晨国际1.14亿澳元(约合5亿元人民币)收购恩祖里铜矿公司的100%的股权收购,拥有刚果(金)卡隆威项目和FTB项目两大铜钴项目。

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重资产的矿业寡头们迎来一波重创,步履维艰,国内矿企趁机获得了一些海外优质资源;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矿业并购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矿业巨头参与度较低,大中型矿业公司开始寻求弯道超车,尤其中国大型矿业公司参与度明显提升,无论是国内,还是在国外,寻求优质资源的步伐异常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