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岩:区块链提供数字科技霸权之外的第三选项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孟岩:区块链提供数字科技霸权之外的第三选项

我并不是一个对时事政治不感兴趣的人,但是在这个公众号里从来不谈,因为我相信专业主义。走出校门二十年以来,我干过好几个行业,谈不上有什么成绩,但深知一个道理,任何一个实践性(而不是纯学术的)领域,八成以上的“真知”从不见于文字,只能出自实践。所以,一个人能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搞明白一点事情,说清楚一些话,就已经很不容易。对于那些你可能很感兴趣,而且也花了很多时间看媒体、读文献,但并没有长时间专业从事过的事情,往往连基本的信息都是支离破碎的,甚至是错误的,遑论能有什么靠谱的见解,所以应该保持谦逊,保持距离。

除非跟你的专业领域发生交集。

01 幻觉的幻灭

这次美国大选的乱局,国内外懂的不懂的不懂装懂的已经很多,本来我就不懂,轮不到我们这些每天埋头做事的人插嘴,但这几天路转峰会,因为美国的互联网科技巨头统一行动,不但对特朗普家族统一封号,而且对于其党羽“赶紧杀绝”,以至于过去几年被特朗普搞得焦头烂额的欧盟诸国也友邦惊诧了。而最令外界震惊的可能是对 Parler 的绞杀。依我看来,此事的严重性,甚至超过对任何个人账户的封杀。某些评论已经指出这件事情的讽刺意味:政府受 230 条款制约做不到的事情,在 230 保护之下的互联网巨头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对其他平台做到。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双标还真是耍得漂亮。人们终于问出了早就应该问出的问题:这个世界到底是谁在统治?这个世界正在走向何方?

当然,这次互联网科技巨头的统一行动,背后是有协调的。会有那么一些“天下太平”主义者跟你说,所谓新霸崛起、权力转移之说,纯属杞人忧天,发生的这些只是体现了美国深层政府的意志,没有统一指挥,科技巨头根本不会如此协调一致。因此一切并没有脱离政治斗争那个轨道,那个自从《竹书记年》里的尧舜禹时代和古罗马格拉古兄弟遇害以来就为我们所熟知的轨道。

但是,大多数明眼人还是看到了不同之处:关键不是会不会,而是能不能。这次,国际科技巨头们已经向明明白白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的能力:他们平时摆出一副殊死竞争、鸡飞狗跳的模样,好像永远都尿不到一只壶里,让大家放一万个心。但关键时刻联起手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竟有如此大的力量!更关键的还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效率问题。过去的人形容政变或革命代价之低,往往用“兵不血刃”来衡量。不杀人、不流血,已经是前人能够想到的最舒爽的方式了。今天,科技巨头们可以用手机发出一个指令,几分钟之内,几个工程师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符,在屏幕上轻点几下鼠标,贵为美国总统者,瞬间社死,且殃及池鱼,成本几近于零。革命瞬间成功,同志无须努力。所以啊,二十一世纪已经过了五分之一了,还有人嘲笑“键盘侠”,其实这些过时的脑子只是不了解键盘的威力。这次他们明白了,一只连接在关键节点上的 10 美元的水货薄膜键盘,威力大过万马千军。

对 Parler 的联合封杀宣告了中心化互联网之上的自由主义幻觉的破灭。这是一个在内行人看来早就荒诞不经的幻觉,只是平时任你怎么呼与号,大多数人都只会投以轻蔑的微笑。没想到啊没想到,华盛顿沼泽里的大鳄鱼会在这个时间、用这种方式把盖子揭开,把妖怪放出来。人们不要指望数字时代的爬行动物能够控制这些妖怪,他们连自己的笔记本都可以弄丢,而且恐怕老得来不及说出第三个愿望,又怎么能理解数字权力的威力?人们也不要指望华尔街能够控制这些妖怪。如果按照现在这个模式走下去,二十年之后,华尔街只是这些科技巨头云服务器上的一个 APP。今天华尔街上的几十万人当中,只有一小部分会幸运地与科技巨头联姻结盟而鸡犬升天,多数人的命运,你看今天的 Parler 就知道。

而在全球的其他一些地方,我们听到的多是幸灾乐祸的喝彩,仿佛此事与己无关。这实在图样图森破了。数字科技是一种新的世界性力量,它崛起的如此之快,而且还在不断加速。多数人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即使有,应对的手段也往往是过时的,效果也只能是局部的。我们对此并不陌生,当文艺复兴和大航海时代将工商业文明托举成一种新的世界力量的时候,东亚各国普遍采用闭关锁国、重本抑末的对策,对内的确抑制了工商豪强集团的崛起,但却在几百年之后整体倾覆。

02 硅基文明大趋势不可阻挡

就数字科技本身而言,现在还处于一个很早期的阶段,大约相当于发现新大陆之后两百年、也就是 1700 年左右的时期:财富已经奔涌,但国王还是国王。历史的来看,今天这个时代的算力密度还太低,能量供给还太少,连接速度还太慢,算法还太弱,碳基灵长类动物的低水平干预还太多。不过,感谢摩尔定律,数字科技给社会带来的冲击与颠覆,可用不着等上几百年。在“一百亿人口”和“十万亿智能设备”这两个目标中,后者可能更快实现。假以时日,这个世界上的资源主要由智能机器消耗,生产和消费主要由智能机器完成,战斗和执法主要由智能机器执行,并且开始出现为数上千万的、能够进行脑机互联的、经过基因改造、能健康生活两百年、被尤瓦尔·赫拉利称为“智神(Homo Deus)”的新物种。到那个时候,人的社会地位主要取决于跟智能机器的亲疏。这种变革,无论我们多么保守,都不可能幻想它仅仅只影响经济,而不会溢出到其他领域,不会重构人与人的关系,不会改造社会的秩序和结构,不会重新定义全球地缘政治。所以,既然五月花号登陆新英格兰,结果并不只是克隆了一个英格兰,那么马斯克上火星,不管他自己的初衷如何,难道只会是给人类克隆一个新的居住地?我这般年纪的中年人,只要稍微注意保重身体,便很有机会活着见证太阳系新数字罗马帝国的诞生。三体,可能不是科幻小说,而是稍加隐喻的预言。

我想说的是,不管你怎么看待我开的这些脑洞,也不论你个人情感上支持还是反对这样的趋势,世界走向数字化硅基文明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特朗普集团的互联网社会性死亡只是这一大趋势碾压过后留下的一堆刺眼的路边枯骨。

03 数字公权力的寡头化不是好事

趋势不可变,但是路径不止一条。我们要考虑的,只不过是在这个大趋势下,我们有没有更好的路径选择。

现在的路径是什么?就是少数几个在市场化竞争当中获胜的全球数字科技寡头,在未经授权也不受有效监督的情况下,掌握庞大的公共权力,并以运营私营企业的方式来运用这种权力。按照现在这条路径走下去,新的数字科技寡头要么通过冲突、要么通过潜移默化的改变,迟早会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统治者。一些国家通过传统方式,或许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对内压抑这种力量的成长,但是这种压抑不可能长久,只能是暂时的、局部的,并且日积月累,会因为抑制了创新力量而导致整体性的落后甚至倾覆。

我们是否应该为新霸权的崛起而欢呼?既然人类自古以来一直生活在一个金字塔体系之下,绝大多数人不是在这个霸权之下,便是在那个霸权之下,或许对于塔尖的更换大可采取一种袖手旁观的态度,甚至应该欢迎和赞美这种改变?或者,严肃一点说,把一部分甚至大部分公权力让渡给掌握先进数字科技的寡头,是否是社会治理的更佳方式?

有三个原因使作为普通人的我对此表示质疑。

第一是对这种新公共权力的来源不信任。现代社会公共权力的来源是有一整套观念和制度体系的,这套体系与市场体系是不同的。虽然也有一些优秀企业家转型为优秀政治家的先例,但整体而言,市场竞争并不是选拔优秀公务人员的有效机制,更不是合理的授权机制。换句话说,一个私营科技企业主,因为在市场竞争中获胜,便获得了巨大的公共事务权力,这个权力的来源是不合理、不健康的。

第二是对这种新公共权力的运行过程不信任。数字科技寡头权力的高效率、低成本、强效果,与其决策执行的任意性、不透明性和不受监督结合起来,不单普通人毫无还手之力,就算是传统秩序中的强者也只能甘拜下风。就像这次封杀特朗普和 Parler 事件所展现出来的,这些寡头在运用权力的时候,其效率是如此之高,效果是如此之好,遇到的反抗如此之虚弱无力。寡头们对于其不同行为和主张之间内在的自相矛盾毫不在意,甚至懒得对外解释,平时一言九鼎的政治领袖们只能隔着大西洋嘟囔几句“有问题”,此岸或彼岸的所有机制对它们基本上产生不了任何监督和约束效力。如果你怀疑绝对的权力是否一定产生绝对的腐败,那么二十一世纪就给了你一个最新的验证机会。只不过,试验失败的代价将会极其沉重,因为不久之后,随着人工智能、新一代无线通讯、物联网和机器人的水到渠成的发展,科技寡头消灭对手的能力,可就不止限于互联网虚拟空间了。那时候,我们中大多数人能够想到的最佳人生,可能就是暂时坐稳数字奴隶。

第三是是新权力崛起过程中与旧权力的冲突,会不可避免的将大量普通民众卷入其中,改变很多人的命运。这个问题极为现实,现实到正在好几个地方以不同方式发生。正因为如此现实,所以此处略去不表。

请不要误会我,我并不是不欢迎硅基数字文明的崛起。如果一定要在人群中划分左中右,我肯定属于“降临派”。只不过,正如之前所说,我认为趋势不可避免,但路径还是可以选择。确实存在另外的道路。这里指的“另外的道路”,并不是让某些国人沾沾自喜、自信满满的“最近的事件表明全世界只有我们才能有效应对和切实防范”的道路。坦率的说,我并不欣赏这第二条道路。随着民主党上台,拥立有功的数字科技寡头们将获得怎样的回报和纵容,我们且拭目以待。但一个不祥的预感是,如果他们和我们各自沿着现在这条路子走下去,已经过去的 2018 年可能是中国与全球数字科技顶峰最接近的时点,未来的差距可能会越拉越大。

也许还有第三条路线。

04 区块链:第三选项

这次 Parler 被封之后,一些听我介绍过区块链与去中心化互联网的朋友就给我发了消息,说一下子就明白了去中心化互联网的意义。但其实,我觉得他们并不是真的明白。

目前全球的区块链技术社区正在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技术栈,区块链在其中扮演核心的角色。这个新的互联网技术宅在存储层、计算层、互联层和应用层都基于区块链的范式、或者干脆直接用区块链来开发。人们把这种新的互联网叫做去中心化互联网,或者开放互联网,或者 Web 3.0。在这个新的互联网技术栈还很稚嫩。嫩到什么程度呢?性能低下,存储不可靠,价格昂贵,而且使用起来非常麻烦。但它有它的力量。在它上面开发的应用,删不掉、封不了、藏不住、改不动,只会规规矩矩、不折不扣按照既定方针办。如果 Parler 基于这种技术构建,那么就不存在被关电闸、拔网线的风险。

数字资产和去中心化金融(DeFi)就是这种力量的最初展示。在过去的一年中,全球数字资产的规模增长了三倍多,而 DeFi 的规模增长了三十多倍。但是这些应用从某种意义上加深了人们对区块链的误解,比如把区块链视为为一个绝对自由主义的、对抗一切监管的异类。

但其实,区块链真正的本质只有一点,就是“照章办事”。

2016 年,IBM 观察到一个名叫“以太坊”的新的区块链项目的崛起,于是派了一个叫 Henning Diedrich 的联络员与以太坊核心团队接触,负责了解以太坊的特点。当时 IBM 内部对于区块链的认识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在机构间共享数据和流程、创造信任以降低交易摩擦,二是设备民主。这些看法不可谓不深刻,但是这位联络员去研究了以太坊之后,带回来一个不同的结论,他把以太坊描述为“一旦部署了程序,就确保准确执行”的公共计算机,“确定性”是以太坊最大的特点。后来他的报告略加润色之后公开出版,恰好在我离开 IBM 之前读到,是早期对我认识区块链产生决定性作用的两三本书之一。

我想换一个方式表述 Henning Diedrich 的结论:区块链是目前唯一能够确保规则得到刚性执行的计算网络。理解了这一点,我所说的“第三条路线”也就清楚了。

确实有可能基于区块链的思想和技术构造新的互联网,它安全、强壮、可靠,最重要的是具有规则刚性。区块链可以在进一步激发企业家精神的同时,有效地限制数字科技寡头公器私用和暗箱操作。作为唯一拥有立法权的人类组织,政府可以通过区块链实施更加高效的社会治理,对于这样的基础设施应该是欢迎和积极推动,而不是视如畏途。民众则能够得到规则的保护,享有免于被徇私打击的恐惧。至于真正的企业家和创新者,他们失去的只是攫取和滥用权力的恶毒诱惑,得到的却是一个轻轻朗朗的市场和无需破坏规则自相残杀的健康的竞争环境。也许更重要的是,区块链的规则刚性会迫使政府、公众和企业坐在一起,认真的讨论人类要给必将到来的硅基时代建立什么样的元规则,从而促进新的治理机制的产生和成熟。也许只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人类才能作为一个整体避免《黑客帝国》和《终结者》所预告的命运。

当下而言,我丝毫看不出世界可能转向第三路线的可能性。总体上,人类还是点头哈腰地沿着第一路线狂奔而去,只有我们这些少数的异类,在区块链和 DeFi 的道路上不知道搞什么东西,不被人理解。但我希望这次的事件能够提醒人们注意这个问题,注意到这第三条道路的存在。特别是那些有影响力和决策资源的人,你们在天基物联网、全自动武器和武装机器人到来之前,还有几年时间思考和做出不同的选择。之后,可能也只能向普通人一样,考虑何时、以何种方式向科技霸权屈膝投降。了解一下区块链吧,不要被“去中心化”的文字游戏吓得踟蹰不前,毕竟,对中心威胁最大的,不是去中心,而是下一个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