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Knows:挖矿合规化,是矿业黄金时代?还是惊天大洗牌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SheKnows:挖矿合规化,是矿业黄金时代?还是惊天大洗牌

比特币减半了,但丰水期来了,残酷的军备竞赛下,谁已黯然离场?谁还在坚持?四川矿业利好政策频出,挖矿迎来黄金时代还是大洗牌?合规化背后,矿业能否成为资本入圈第一站?

5月21日14:00,SheKnows如约而至。本期主题为“挖矿合规化!是矿业黄金时代?还是惊天大洗牌!”彩云比特创始人吕磊、四川“神秘”大矿工老徐、吴说区块链作者吴鸿亮共话矿圈大事件,巴比特记者王佳健担任主持人。

以下是本场SheKnows的全文精编。

上篇:减半后与丰水期的矿工操作指南

SheKnows:从挖矿的角度看,减半带来了哪些影响?

吕磊:在币价没有上涨的情况下,比特币减半的直接影响就是挖矿收益减半。对于矿工,型号比较差的机型现在相当难受;对于矿场,由于矿工压力大的时候对电价较为敏感,所以矿场收入也受到影响;对于矿机生产商,减半前可运行的功耗比型号比较多,但现在要求变高了,对产品销售有影响。不过减半之后,很多事情逐渐明朗化,大家从观望到靴子落地,这次减半与以往不同,市场参与规模已不可同日而语。

老徐:去年枯水期开始,我们逐渐替换掉了功耗比高的机器。我们注重长线,一到两年都会选择囤币。特别是减半之后,矿工更不愿意卖币了。减半发生在枯水期,算力相较丰水期更低,收益更高。我们的托管客户体量比较大,也对客户进行了降电价措施,因为矿场和矿工是相互依存的,考虑到他们的入场成本比较高,比如S17、M20买的时候也比较贵,他们对电价还是比较介意的。

吴鸿亮:传统矿机生产商主要有5家,比特大陆、神马矿机、嘉楠耘智、芯动科技、壹比特。去年神马靠M20抢占了很多市场份额,而比特大陆的一些机型比较失败,失去了很多市场份额。其他几家矿机生产商过得也不是特别好,嘉楠耘智的财报显示它仍以16纳米机型为主,在向更高制成的矿机研发与量产上还需努力。芯动科技和其他矿机生产商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有芯片知识产权的业务,所以做矿机更像是投机的生意,他们会在币价不好时囤很多矿机自己挖,在币价好的时候销售。

据我所知,今年比特大陆的19系列和神马的M30系列都是预订量比较好的机型,比特大陆19系列的能耗比首次达到30以内,这是矿机行业前所未有的,而神马矿机由于M20去年积累了不错的信誉,所以M30既有产能已经完全被海外客户订走了。由于币价比较低迷,其他矿机销售量相对比较低迷,后续可以关注下嘉楠耘智一季度财报。

SheKnows:今年丰水期挖矿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老徐:我们的矿场从2015年至今也有4-5年的时间了,所以我们对老矿场也比较熟悉,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有多少电。比如有些矿场是纯丰水,有的矿场会有枯水期,我们会根据这些情况配置矿机,将大算力、高功耗的新矿机配置在比较稳定的矿场,或者配置在成都周边矿场,比如乐山、雅安,这样返修的话比较快,所以这些地方的电价相较于甘孜、凉山州也会贵1-2分。

至于纯丰水的矿场,我们自己填了。因为这里的水电不是很稳定,可能一个月会停电1-2天。我们的矿场在2016-2017年已经回本了。这些矿场如果我们不填机器不要了很可惜,当初花钱建矿场的话,一万千瓦的矿场成本在300万左右。所以我们会放1万多台S9,因为S9现在相当便宜,100多元台一台,相当于花费100万守住了300万的矿场,这个前提下还是有利润的。老矿场的电价偏低,S9的关机价预计在1毛9-2毛左右,而我们丰水期的成本在1毛4-1毛5,所以还是有3~4分的差价,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策略。

SheKnows:减半后,比特币挖矿的成本价是多少?

吕磊:影响挖矿成本价的因素很多,不能一概而论,要从机型、电费、周期很多维度来看。我按0.38元电费,神马20S的2年新机来算,成本大概在5.5万元左右,但这只是纯静态的计算。如果把单位成本周期拉长,比如矿机的寿命是4年的话,那么成本就在4万,如果1年寿命的话,成本就在6-7万。

老徐:成本价很难计算,因为矿工不可能只挖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挖矿的收益始终随着币价、丰水枯水期、电价、机器运行的稳定性浮动。我个人判断经过之前的大跌和前几天的减半,币价应该在7500美金(约5.25万元)以上。但丰水期和枯水期的差距非常大,每年5~10月会是一个收益偏高的时期,而且功耗比差距也很大。

SheKnows:能否分享下现在矿场的电费区间?

吕磊:最近丰水期竞争比以往激烈,但正规的国网电太便宜不现实,还是要在2毛多。可能对于矿工来说,要在电价和稳定之间平衡。

老徐:电价其实是有区别的,我们在丰水期和枯水期的价格不一样,另外和地区也有很大关系,比如交通条件特别好的老矿场,丰水期在2.1毛-2.2毛。比较偏远的地区,比如九龙、稻城,这些地区电价可能在2毛左右,这也是一个市场价。

SheKnows:现在挖矿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吴鸿亮:我感觉有几类,第一类传统大矿工,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矿场主,他们在走规模化、合规化、专业化的道路,也有一些中国矿场主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地建矿场;第二类是小矿工,他们可能有水电站资源或者当地政府关系,但理论上有不合规的风险,因为按照法律法规,电力是不能够直供的,当然中间也有很多模糊地带;第三类是云算力矿工,这让很多普通投资者也可以参与其中。

SheKnows:可以给矿场主和矿工一些建议吗?

吕磊:我们认为现在“低功耗,大算力”的矿机是有机会的,而且这个机会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特殊,矿机芯片的技术趋于成熟、矿场运行多年也很稳定、政策环境也相对友好。我们应对的策略是布局“低功率、大算力”的机型。另外,心态上也要调整,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点,对于矿场主来说,合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能不会像过去3-6个月就回本,挖矿投资周期变长了。

SheKnows:分享下对未来行情的判断,以及你们的应对措施?

吕磊:随着比特币进入大众视野,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我觉得减半开始会有10倍涨幅区间。我是比较乐观的,但还是那句老话,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老徐:我们的目标也要3-4万美金。我给大家一个建议,任何阶段都不能满仓,那么无论什么行情你都有本钱抄底,然后在回调空间里获利。当然我们也长期看好币价,一些着急回本的矿工可能在1.5-2万美金就卖了,但我们最少要在3万美金以上才会选择卖币,所以我们的想法还是囤币。

下篇:从四川挖矿政策看矿业终极进化之路

SheKnows:最近四川出台了一些利好矿业的政策,请给大家科普下,什么是水电消纳示范区?

吴鸿亮:去年年中的时候,四川要自己建水电消纳示范产业园区,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复。所谓水电消纳区是在四川水电资源比较丰沛的7、8个试点地区可以使用相对低的电价。今年3月份的时候,四川为对抗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召开了一些研讨会,雅安和甘孜出台文件提出支持区块链产业,并将其定义为绿色产业。虽然没有说明是挖矿,但可以看到四川第一批水电消纳区的示范企业,其中大概有10家左右的矿场,本月底第二批示范企业也会出炉。

总的来说,这个政策它也会有一些摇摆和反复,比如这两天有出现因供电不足,矿场停电的情况。当然,有资源的新矿场和政府可能会对一些不合规矿场进行清除,所以不能明确这是利好或者利空,但应该会引起行业比较大的震荡。

老徐:我们认为甘孜之所以能做水电消纳区,是因为这里的水来得相对比较早,大概在4、5月份因为化雪来电,化雪之后再开始下雨。而低海拔地区比如大渡河流域、岷江流域、边河流域主要靠雨水。这些地区我们都有矿场,几乎遍布四川,哪里化雪水了要来电了,哪里一直不下雨,我们都会判断要不要发机器。

就进入水电消纳区来说,门槛还是比较高的,流程手续比较复杂。首先你要注册售电公司,然后选择流域和变电站,了解装机和升压站容量;其次你还要考虑高压/低压的改造,因为每个升压站都是不一样的;然后还要核算建设成本,在附近选一块没有争议的地,农业用地肯定不行,工业用地要么场地不够,要么已经有建筑了,你要去跟别人协商。场地如果不够用,会影响散热和机器的摆放;最后还要报批国土,做环评,再去发改委备案,所有手续办完后,还要拿到电网申请交易用电。

今年大家都已经错过了交易用电的时间,因为每年4月初,消纳区都会去申请年度用电,今年通电的矿场只能报每个月的用电。消纳区的供电很稳,但对矿场主也有要求,会投入更高的成本去建矿场,机器还不能太差,有最低用电量的要求。

吕磊:四川的政策文件不能简单定义为利好还是利空,它的影响是复杂的。从场地建设来说,环节变多了,隐形成本自然就增加了,可能没有原先那么自由。但从大方向来说,国家明文出台相关政策,不论宽松与否,对行业都是重大利好。

SheKnows:放眼全国,政府对挖矿的态度是怎样的?未来呈现什么趋势?

吴鸿亮:从国家层面来说,它分为几个阶段,在2018年初以前,地方政府还搞不明白挖矿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各地把这件事定义为大数据或者云计算的招商引资项目,甚至一些矿场主受到省委书记的接见;

第一个转折点发生在2018年央行牵头的互金维稳办出台了一个文件,要求虚拟货币挖矿有序退出。互金维稳办给出了两个理由,一是严重浪费资源,二是助涨虚拟货币的炒作。在那之后,挖矿的政策环境在风向上是偏负面的,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关停矿场的新闻报道。

第二个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下半年,虚拟货币挖矿从发改委淘汰产业名录中删除了,这对行业带来了一些鼓舞。整体来看,政策上其实一直有些摇摆。从发改委来说,它本身是管能源的,在对挖矿行业做过一些调研后,他们也倾向于认为这个事情有助于解决现下的弃水弃电问题。

第三个时间节点是今年疫情的发生,一些水电资源比较丰富的这些地区,可能他们的经济状况相对不太好,那么自然愿意通过挖矿产业解决财务危机和就业困难。

SheKnows:挖矿产业是红海还是蓝海?

吕磊:从我的感受来说,比特币挖矿一直是挺重要的事情,我们从2013年开始做,只是以前圈内赚钱的方式比较多,甚至收益来的更快。所以大家好像没那么关注挖矿,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洗牌,更多的人把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挖矿这件事上。

首先,从嘉楠耘智上市可以看到,区块链行业合规化、规模化、公司化运作是从矿圈开始的。其次,当下这个时间节点正是中央政策和地方政策博弈的阶段,因为挖矿利好当地税收,包括四川政策的出台预示行业越来越规范,和政府进行的有效沟通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之所以说它是圈内的红海,因为矿机销售、矿场、矿池的竞争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激烈,矿机销售利润率比以前低,矿池营销活动比以前卖力多了,矿场也为例提高功耗比投入很大,而挖矿毕竟是一个小众产业。

但对于圈外人来说,在经济危机、贸易战的影响下,挖矿的利润率虽然一直在下降,可它对比其他行业的利润率依然比较好,所以对于圈外是一个蓝海。但圈外人进入顾虑也比较多,他需要了解比特币、挖矿、政策合规的一系列事情,想要进来也没那么容易。如果四川政策文件能够在某个点上带来突破,可能真的会加快资本进入的速度,那么对于行业就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洗牌和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