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抑郁症筛查将纳入体检。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要求加强抑郁症防治,将抑郁症筛查纳入高中生、大学生的学生健康体检项目以及孕产妇的常规孕检和产后访视流程中,并要求到2020年,试点地区公众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的知晓率达80%,抑郁症就诊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治疗率提高30%,年复发率降低30%。

受此消息影响,天士力、复星医药、仟源医药、尖峰集团、华海药业、科伦药业、恒瑞医药、恩华药业、太极集团等多家抗抑郁药概念股,均在9月14日开盘后一段时间内,出现股价大涨,后又缓慢回落。

对于抑郁症,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曾有句名言:“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从数据来看,抑郁这条“黑狗”正在世界范围内快速穿行。

据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5亿抑郁症患者,相当于几乎每20人中就有1人可能患有抑郁症。具体到国内,有数据显示,中国抑郁症患者数量已经超过9500万人,每年有20万人因抑郁症自杀。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图源:视觉中国)

01 抑郁症“潜行”:从魔鬼、贵族病到被理解

人类与抑郁症的抗争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史前时代。彼时,精神疾病一般被看作是超自然力量对精神的干涉,是人脑里住进了一只“魔鬼”。

为了“驱魔”,人们一般会采用鞭打、挨饿、禁闭等残忍的方式来对病人进行治疗,一些部落村庄的巫医甚至会使用一种名为“环锯术”的手术——在不损伤大脑的情况下,在患者的头骨凿一个洞,以释放被困在脑袋里的邪恶力量。

有关抑郁症的记载最早出现在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在当时的文献中,被后世尊称为“西方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详细地描述了抑郁症,并认为抑郁症是因为人体内部的四种体液——血液、黏液、黄胆汁、黑胆汁不平衡(黑胆汁过多)所导致的。忧郁的英文单词melancholy的词源,即出自希腊文的melainachol,原意是“黑胆汁”。

到文艺复兴时期,抑郁症也曾一度迎来自己的“高光时期”,在浪漫化的光环加持下,抑郁症者从过去的“中邪、恶魔附身”摇身一变,成了有智慧、魅力和创造力的存在,甚至一度被看作一种时尚的“贵族病”。达·芬奇、牛顿、米开朗琪罗、达尔文、海涅等文艺界、科学界等的大师,都有被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折磨的痕迹。

20世纪中叶以后,随着心理诊断和疾病分类走上科学化,“抑郁症”才开始逐渐为人们所认识。

在中国,1980年代以前,几乎是没有患者被诊断为“抑郁症”的。

1980年夏天,作为1949 年以来第一个到中国大陆研究精神医学的西方学者,凯博文(即阿瑟·克莱曼,Arthur Kleinman)在湖南长沙的湘雅医院精神科门诊中发现,神经衰弱是这里最常见的诊断。一个星期时间里,湘雅第二附属医院的精神科门诊共接待了361名病人,其中就有三分之一被诊断为神经衰弱。

但当他将100例被诊断为神经衰弱的中国病例根据美国的精神疾病诊断标准DSM-III标准进行重新诊断后发现,有93例可以诊断为抑郁症,其中,有87个符合重性抑郁障碍的诊断标准,且绝大多数患者在经过抗抑郁药物治疗后,抑郁症状都得到了缓解。

当抑郁症逐渐脱下“神经衰弱”的外衣,再叠加生活压力的逐渐加大,人们渐渐发现“不快乐”的人似乎开始越来越多。

单从社交媒体上看,截至9月14日,新浪微博“抑郁症超话”有25.4万粉丝,发帖60.4万个,总阅读量达22.2亿,位列医疗超话第一位;百度贴吧“抑郁症吧”关注量达41.8万人次,发帖数2300万个;知乎“抑郁症”话题总订阅量78.4万,讨论数达66.6万。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网络上广泛搜索“抑郁症的表现症状”、“抑郁症测试”“抑郁症治疗”等关键词。

AI财经社以“抑郁症”为关键词在百度指数查询发现,2020年8月31日至9月6日一周内,排在抑郁症相关词搜索热度榜前列的分别是:“抑郁症的表现症状”“怎么确认自己患抑郁症”“焦虑症”“抑郁的表现有哪些症状”“有轻生念头属于几度抑郁”等。

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自己患上抑郁症,并希望通过网络信息寻求验证。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搜索量变化上,2011年至今的近十年间,有关抑郁症的日搜索量整体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2011年前后,日搜索量普遍在3000左右波动,2017年以后,日搜索量就已经涨到了1万以上。

具体来看,最近十年有关抑郁症的搜索高峰主要出现在2016年9月和2019年10月,而这两个月,分别出现了中国歌手、演员乔任梁以及韩国艺人崔雪莉因抑郁症自杀身亡事件。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搜索量逐年增加以及自检行为越来越普遍的背后,是抑郁症患病人数的持续上涨。

WHO统计数据显示,在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间,全球诊断患有抑郁症的人数增长了18.4%,而同期世界人口的增长比例仅为12.7%。

更为重要的是,抑郁症往往与“自杀”如影随形。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已有超3.5亿人被抑郁症这条“黑狗”所困扰,遍及各个年龄层,而每年因抑郁症自杀的死亡人数高达100万人,抑郁症早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第四大疾病。

中国的抑郁症患者人数也早在2016年就达到了5400万人。据2019年2月《柳叶刀·精神病学》上发表的一份由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牵头的,中国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抑郁症的终身患病率为6.9%,12个月患病率为3.6%。据此估算,中国抑郁症患者数量已经超过9500万人,并且数量仍在增长中。

02 谁在生产解药?国产药企争夺百亿蛋糕

“每月药钱3000+”“一个月2000+药费”“一月500到1000不等”……

在有关抑郁症的微博超话、贴吧帖子以及知乎话题里,药费、心理咨询费等抑郁症相关的花销是一个十分常见的讨论话题。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实际上,早在2012年,WHO就在一份题为《抑郁症:全球性危机》的报告中指出,抑郁症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负担疾病,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至世界疾病负担首位。

另有数据显示,早在2004年,抑郁症给欧盟地区国家造成的损失就高达1180亿欧元,几乎相当于整个欧盟地区GDP总和的1%。其中,最主要的损失来自于生产力的损失,而治疗抑郁症的成本约占这一巨额数字的9%。

在治疗抑郁症的成本中,很大一部分源自于抗抑郁药的服用成本。

曾有网友在微博超话写道:“我18岁,每天6片丁螺环酮、4片喹硫酸平、2片舍曲林,靠氯硝西泮和佐匹克隆才能入眠,我还在坚持着,你呢?”

下面跟着诸多网友有关自己的服药量的评论,共通的一点是,几乎所有评论中都会涉及好几种药。在具体的药费开支上,根据不同的抑郁程度和用药品类,相应开销又会有所不同。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但能够确定的是,对于相关的生产企业来说,抗抑郁药市场还有着巨大的爆发空间。

据媒体报道,目前我国抑郁症患者就诊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真正接受抗抑郁有效治疗的比例依然不足10%。

在业内人士看来,公众对抑郁症认知程度的逐渐提高,以及相应政策对就诊率、治疗率的带动作用,无疑会刺激相应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国内抗抑郁药物需求有望增长,市场发展前景广阔。

实际上,国内抗抑郁药市场每年都在增长。

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抗抑郁药的销售额分别为55.45亿元、58.37亿元、68.38亿元、81.43亿元、90.33亿元,后四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5.26%、17.16%、19.08%、10.93%。

据高禾投资研究中心测算,以我国抑郁症治疗率推进到15%保守估计,我国潜在的抑郁症市场规模约为140亿元,但15%的治疗率仍远低于欧美国家水平,实际潜在市场规模要远高于这一数值。

百亿大蛋糕的巨大诱惑,再加上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医保谈判等医疗政策的落地推进以及原研药专利的到期,国内药企早已开始在抗抑郁药领域进行布局。

近年来,包括天士力、复星医药、仟源医药、尖峰集团、华海药业、科伦药业、恒瑞医药、恩华药业、太极集团、人福医药、普罗医药等多家上市药企都在抑郁症仿制药等领域有所动作。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比较长一段时间内,由于外企原研药领先进入市场的时间优越性,国内抗抑郁药市场近90%份额被进口药和合资药占领。

但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这种市场竞争格局已经出现较大改变。2019年,市占率排名前五的分别为辉瑞(15.37%)、灵北(10.44%)、礼来(10.07%)、山东京卫制药(7.9%)和浙江华海药业(6.64%);其中,前三名均为外企,合计占有市场份额35.88%。

可以看出,尽管国内药企的市场份额距离辉瑞等外企仍有较大距离,但国内公司不断加大抗抑郁药领域的扩张力度的动作,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外资药企的市场份额,使得头部外企市场份额增速有所放缓,甚至有部分出现了负增长,如灵北的市占率就从2016年的13.25%下降至了2019年的10.44%。

米内网统计的2019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抗抑郁化药品牌TOP20榜单显示,辉瑞的盐酸舍曲林片、山东京卫制药的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以及灵北的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分别以8.35亿元、7.13亿元、6.98亿元年销售额位列榜单前三位,国内药企抗抑郁症产品的销售额普遍呈现快速增长趋势。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

(图源:米内网)

不过,就目前来看,国内药企的抗抑郁药产品主要还是以仿制药为主。

8月16日,复星医药就曾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洞庭药业生产的抗抑郁药产品盐酸阿米替林片已经通过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截至2020年7月,洞庭药业针对该药品一致性评价累计研发投入了约983万元,在销售额上,该药品则已在2019年度在中国境内实现了2233万元。

复星医药还表示,除了子公司洞庭药业,常州四药制药有限公司、恩华药业两家公司的盐酸阿米替林片也已经在中国境内上市。

而据媒体报道,截至6月17日,已经有科伦药业、京卫药业、洞庭药业、华海药业、康弘药业、京新药业等14家国产药企通过抗抑郁类药物一致性评价。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仿制药中的“突出代表”要数豪森药业的阿戈美拉汀片。

该药可用于成人抑郁症的治疗,最初由法国施维雅原研,2010年在我国上市,目前已被纳入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自2014年豪森药业生产的阿戈美拉汀首仿药物获批上市以来,阿戈美拉汀国内市场份额就开始被豪森药业迅速抢占。

数据显示,2018年,阿戈美拉汀国内销售额达1.41亿元,其中豪森药业就占据了99.9%的市场份额;2019年,豪森药业生产的阿戈美拉汀仿制药销售额再度上涨98.28%,最终以2.67亿元的销售额“杀入”抗抑郁药品牌前十。

据淘宝信息显示,豪森药业的阿戈美拉汀片的售价约在174元一盒,每盒规格为25mg*14片。

抑郁症筛查纳入体检,有人每月药费超两千,抗抑郁药市场或超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