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版“红黄蓝”事件,高毛利的幼教行业屡次犯错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呼和浩特版“红黄蓝”事件,高毛利的幼教行业屡次犯错

文丨AI财经社 马微冰

编丨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继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后,呼和浩特再次出现的针扎虐童事件,引起大家众怒。

9月29日,据内蒙古呼和浩特警方通报,9月28日10时46分许,新城区公安分局接到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学生家长报警,称有多名家长在孩子身上发现疑似针眼。经查,三名幼儿园教师涉嫌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被刑拘。

呼和浩特版“红黄蓝”事件,高毛利的幼教行业屡次犯错

通报中显示,三名嫌疑人均为鼎奇教育幼儿园老师,年龄最小的生于1996年。9月29日,鼎奇教育在声明中强调,昭君幼儿园系该司加盟园。据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属内蒙古鼎奇幼教科教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威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308.SZ ,下称“威创股份”) 系鼎奇幼教大股东,持股70%。

据悉此次并非威创集团旗下幼儿园首次出现幼教虐童事件,从2015年起,便相继有地方机构发生类似虐童案件,涉事相关教师已经被开除或刑拘。屡次出现的虐童事件,使其背后的上市公司威创股份受到大众关注。

结束加盟=无责任?

据鼎奇教育发布的声明显示,涉事幼儿园为该旗下加盟园。不同于直营模式,加盟园往往更看重品牌效应与团队,属于个体经营自负盈亏,公司具有指导的义务。

“无论从法律上还是公司经营上,即使是加盟店也应该有一定责任。”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对AI财经社表示,身为加盟商的主体公司,是应该对旗下的加盟公司具有约束力的。

呼和浩特版“红黄蓝”事件,高毛利的幼教行业屡次犯错

9月29日下午,鼎奇幼教工作人员表示,昭君园系鼎奇幼教的加盟园,目前加盟协议已经结束,昭君园已经不再纳入鼎奇幼教的财务报表内。

对于此时公布已经结束加盟协议一事,有业内人士表示,首先要将虐童事件与加盟协议结束两者的时间进行比对,如果前者早于后者,加盟机构以及上市公司都有连带责任。

“即使真的结束加盟协议,某种意义上说也不能是完全没有责任的。”董毅智律师说道。除此之外上海华勤基信律师事务所张异律师,也曾在采访中表示,如果加盟协议已经结束,则上市公司不存在管理责任,但如果品牌系上市公司持有,仍然有品牌声誉上的损害。

在此之前,曾与鼎奇幼教属于同一母公司的金色摇篮与红缨教育两家幼儿园品牌,分别在2015年、2018年曝出有变相体罚、虐待幼儿等行为,相关涉案人员也已被刑拘。

幼儿安全牵动着许多家长的心,目前,呼和浩特市检察院当日已与公安机关和教育局联系,提前介入调查,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加强对幼儿园的安全管理工作,核查辖区内其他幼儿园是否存在此类问题,堵塞漏洞,通报核查情况。

频发虐童事件,幼教行业是个好生意吗?

据天眼查APP显示,成立于2002年的威创股份,前身为广东威创日新电子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可视化信息交流解决方案,2009年于深交所上市,与教育行业没有太多瓜葛。

直到2015年,威创股份以外延式并购的模式进入儿童成长服务产业,实行双主业运营,先后收购红缨教育、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教育、凯瑞联盟等教育品牌。在当年年报中,威创股份还提到要在2016年底争取将红缨教育和金色摇篮的加盟园所达到6000家。

有数据显示,2018年,威创股份服务幼儿园达5513家,品牌合作早教机构230家,品牌合作儿童成长馆512家,成为中国市场拥有幼儿园数量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在2019年年报显示,威创股份儿童教育服务行业的毛利率达到52.84%。

随着幼教安全事故频发,教育部对民办幼儿园进行加强管控,2018年11月学前教育改革意见出台,意见中表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

紧接着,威创股份开始剥离部分幼教资产,向外界转让旗下幼教品牌可儿教育的部分股权,已于去年年底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除此外,在今年8月3日,威创股份还完成了股东协议转让以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公司控股股东由威创投资变更为中数威科,公司实控人由何正宇、何小远、何泳渝变更为无实控人。

随后,在威创控股公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显示,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2.16亿元,同比大减56.70%,实现扣非净利润-2099.36万元,同比大减156.39%,具体业务中,儿童成长平台业务则实现营收6029万元,同比下降70.28%。

疫情使得线下幼教机构受到巨大冲击,旗下的三大幼教品牌均受到众多影响。其中红缨教育实现不足50万元的净利润,而金色摇篮和鼎奇幼教则分别净亏损约200万元。

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威创控股收购幼教品牌投资意味更大一些,已经有可儿教育的成功剥离案例后,随着政策的加持,不排除也会对其余品牌进行剥离。